首頁 >> 文學 >> 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與批評
馬克思主義文學批評呼喚青年學者
2021年06月23日 10:12 來源:《社會科學報》 作者:姚一諾 字號
2021年06月23日 10:12
來源:《社會科學報》 作者:姚一諾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一直以來,馬克思主義文學批評研究與馬克思主義美學、文學理論相比顯得較為滯后,在學界受到的關注和重視也相對較少。近年來,這一情況有所改善,尤其是“馬克思主義文學批評中國形態”的提出、深化與拓展,為當代馬克思主義文學批評研究樹立了新的參照,也為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文學批評實踐提供了理論借鑒。當代馬克思主義文學批評研究在取得可喜成績的同時,也存在一些不容忽視的問題甚至隱憂,這些問題和隱憂在青年學者的治學過程中表現得比較突出。因此,當代馬克思主義文學批評研究要想獲得更大的理論推進乃至突破,正視和反思研究現狀并在此基礎上加以調整就成為必需。

  守正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更為迫切

  青年學者在當代馬克思主義文學批評研究中存在的首要問題是對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學習和掌握不夠。眾所周知,恩格斯在《反杜林論》(1876-1878)中第一次全面系統地闡明了馬克思主義的三個組成部分,即馬克思主義哲學、政治經濟學、科學社會主義的基本原理及其內在聯系。然而,青年學者對這三大領域中任一領域基本原理的把握均存在一定缺失,該問題又鮮明地體現在研究者對基本概念、范疇、命題的領會不夠扎實,解釋以意為之等方面。例如,在政治經濟學中,關于廣義政治經濟學和狹義政治經濟學、勞動資料和生產資料、生產資料和生活資料等范疇之間的聯系與區別,部分研究者還缺乏準確理解。

  由于對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缺少反復和認真體會,青年學者難免對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尤其是馬克思、恩格斯的著述有所忽視且研讀不夠。與之相應,研究的“西馬”化和西方化傾向較為顯著。對西方馬克思主義固然應加強研究和跟蹤,但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特別是馬克思主義創始人的思想畢竟是馬克思主義及其文學批評研究的“元典”,并且要對西方馬克思主義文學批評的理論方法作出科學闡釋與評價,馬克思、恩格斯的基本觀點和立場始終是出發點與坐標系。進一步說,在當代馬克思主義文學批評研究中,存在對馬克思主義與非馬克思主義缺乏嚴肅辨析的問題。馬克思主義文學批評與其他左翼、泛左翼文學批評之間的關系需要進一步思考和厘清。

  究竟什么是馬克思主義文學批評?馬克思主義與非馬克思主義文學批評的根本區別或者馬克思主義文學批評的質的規定性是什么?能否僅以“家族相似”對馬克思主義文學批評的特質一言蔽之?這些問題還有待繼續研究。馬克思主義不是抽象和僵化的教條,它本身是具體和開放的,馬克思主義既可吸收非馬克思主義的合理因素以保持活力,又可在同反馬克思主義的交鋒中不斷確證自身。不過,任何吸收和包容都應有一定限度。這一點對希望發揮文學批評意識形態功能的馬克思主義文學批評來說尤須注意,并且在當代中國,除發展和創新馬克思主義文學批評外,堅持與守正也同樣重要,有時還更為迫切。

  審慎思考所謂學術“新”觀點

  在青年學者的當代馬克思主義文學批評研究中,普遍存在的又一問題是易受學術風向甚至時尚左右,特別是對西方“馬克思學”人為制造的一些片面觀點缺乏審慎思考和獨立判斷,往往人云亦云,反而引為新意。在這些片面觀點中,以青年馬克思與老年馬克思對立論、馬克思與恩格斯對立論、馬克思主義多元論這“三論”影響最大。

  青年馬克思與老年馬克思對立論其實是西方“馬克思學”將馬克思早期著作做了符合資產階級意識形態需要的解釋的產物,它割裂了馬克思思想發展的歷史和邏輯聯系,將馬克思創立馬克思主義的歷史過程肢解為兩個截然對立、毫無關聯的部分,繼而把馬克思早期著作中一些不夠成熟的因素刻意夸大,使其與馬克思主義的科學理論體系相對立。盡管在馬克思的思想發展中確實存在成熟時期和不成熟時期的差異,但差異不意味對立。馬克思與恩格斯對立論由來已久,其不僅在西方“馬克思學”那里有集中表現,而且一些西方馬克思主義者和東歐新馬克思主義者同樣持此觀點。從根本上說,這種觀點對馬克思與恩格斯的關系以及馬克思主義都是有所曲解的。馬克思主義多元論則混淆了“源”與“流”的關系,其實質是一種多元主義的意識形態。當然,青年學者在當代馬克思主義文學批評研究中的創新熱情很高,這值得肯定也應當鼓勵,但在使用一些新說法或意圖提出某些新術語時,有時缺乏學理支撐,往往是為顯示與眾不同而標出自己,這樣刻意求新出奇的“創新”可能就有違創新本義,也無法真正在堅持與發展中推進當代馬克思主義文學批評研究。

  當代文學創作與批評亟需關注

  在當代馬克思主義文學批評研究中還有一核心問題易為人忽略,即研究者對當代文學創作與批評鮮少關注,對當前文壇出現的新的文學現象、潮流和問題,以及對具體作家作品的批評實踐包括批評自身的討論興趣有限。這就使當代馬克思主義文學批評研究在創作、理論、批評三者之間出現脫節乃至錯位,長此以往,當代馬克思主義文學批評研究或將淪為理論空轉。造成這一狀況的原因很多,其中一個隱而不彰的原因可能同文藝理論界長期以來認為文學批評不是學問而有所輕慢相關。其實,廣義的文學批評即包括了文學理論,或者更準確地說,文學理論與文學批評相互包含。學界重理論、輕實踐的固有觀念對馬克思主義文學批評的健康發展是不利的,因為理論與實踐的統一是馬克思主義文學批評的區別性特征之一。更加現實的情形是,隨著“藝術學理論”正式成為一級學科而與“中國語言文學”并立,許多原從事文學理論與批評研究的學者和批評家紛紛轉向,甚至對文學本身失去了興趣;并且,馬克思主義文學批評尤其是批評實踐在今天中國的主流批評界似處在相對邊緣的位置,如此一來,馬克思主義文學批評的根本觀點、理論、方法和立場等就得不到全面完整的凸顯。

  要言之,上述現狀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馬克思主義文學批評的傳播及其社會職能的實現,而如何引起更多青年批評家對馬克思主義文學批評的關注與興趣,則是當代馬克思主義文學批評研究需要不斷反問和反思的。在這方面,馬克思主義文化批評或可為我們提供一些有益啟示,如現今在網絡社群廣泛傳布的“996”“打工人”“內卷”“凡爾賽文學”等社會文化現象就在馬克思主義文化批評中得到了明確討論。

  反思三種流行傾向

  青年學者在當代馬克思主義文學批評研究中應“不畏浮云遮望眼”,對時尚學術和思想保持清醒,避免對非馬克思主義思潮盲目和無原則地接納,同時反對將馬克思主義庸俗化。此外,當代馬克思主義文學批評研究需對三種流行傾向提出反思。一是將“創新”標簽化和口號化。創新不是簡單地追新逐異和求新出奇,它必須以堅持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為基礎和前提;也不是不加選擇地把非馬克思主義甚至反馬克思主義的批評觀念和理論補充、融合到馬克思主義文學批評中,換言之,馬克思主義文學批評是開放的,但是有一定邊界的開放。

  二是割裂具體方法與總體方法、微觀研究與宏觀研究的辯證關系。其實,具體與總體的統一恰是馬克思主義文學批評的基本要求和方法,具體化不等于碎片化,具體背后應有總體作為支撐;微觀研究與宏觀研究亦是,認為微觀研究高于和優于宏觀研究的觀點是片面的,對馬克思主義文學批評研究而言,更高的目標是即使在針鋒粟顆中也能橫察天下。而在理論與實際批評中,那種見樹不見林、舍棄整體的摘句式批評將有損馬克思主義文學批評具體與總體相統一的品格。

  三是只講“回到馬克思”,不講“回到恩格斯”,甚或貶抑恩格斯在馬克思主義發展史上的特殊貢獻。恩格斯對馬克思主義的傳播和發展所作的貢獻是不可磨滅的,是他首先使馬克思主義哲學真正成為了工人階級和勞動人民的理論武器。應該說,當代馬克思主義文學批評研究還有很多尚待開墾的空間和未盡的課題,而對青年學者的呼喚將成為堅持與發展馬克思主義的重要面向。

 

 ?。?span>作者簡介:姚一諾,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文藝學博士研究生。)

 ?。ū疚南底髡邊⑴c的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馬克思主義文學批評經典重鑄與當代拓展研究”(19ZDA263)階段性成果,原載《社會科學報》第1753期,2021429日,第5版。

作者簡介

姓名:姚一諾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直接看的av网站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