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學 >> 比較文學與世界文學
作為“世界文學”的“東方文學” ——《朗文世界文學作品選》第二版中的東方選目
2021年06月22日 09:49 來源:《東方叢刊》2018年第2期 作者:郝嵐 曲慧鈺 字號
2021年06月22日 09:49
來源:《東方叢刊》2018年第2期 作者:郝嵐 曲慧鈺
關鍵詞:《朗文世界文學作品選》第二版;東方文學;選目;教學

內容摘要:

關鍵詞:《朗文世界文學作品選》第二版;東方文學;選目;教學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本文基于《朗文世界文學作品選》第二版中的體例編排、文本選擇和文學理念的考察,勾勒了文集中作為“世界文學”的“東方文學”的特征:其一,《朗文》中的東方文學呈現出所占比重大幅增加、翻譯選本多樣、權威性不容置疑、比較式閱讀觀念突出體現了世界文學多元構成的認識論轉變;其二,文集在對古今東方文學給予同等關注和經典文本跨文化價值的不同選擇上體現出了突破性;其三,選集中的東方選本的教學呈現出閱讀趣味上明顯的西方主體性、教學適用性和立體化呈現的特征。西方大學課堂的東方文學教學模式、課程大綱與教材編寫、教學法的運用等為我國世界文學課程的教授提供了有益參考,在多元主義的全球化時代,文學只有充分地尊重與對話,互釋與共贏,才能構筑生機勃勃的世界。

  關 鍵 詞:《朗文世界文學作品選》第二版/東方文學/選目/教學

  作者簡介:郝嵐,天津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主要領域:翻譯文學研究、比較文學理論等;曲慧鈺,天津師范大學文學院比較文學與世界文學專業碩士研究生。

 

  東方文學在世界文學中是什么位置?東方文學成為世界文學經典的途徑是什么?是哪些經典受到西方的關注?它們又如何被呈現和被理解?這一系列問題構成了筆者研究的原動力。本文以《朗文世界文學作品選》2009年修訂的第二版為對象,重點關注東方文學的編排與文本選擇情況,以此探尋“東方文學”是如何通過體制化的大學教育、課程大綱與教材編寫、教學法的運用,在北美大學生——也是未來的社會精英——心目中形塑為“世界文學”的一部分的。

  考察東方文學在世界文學中的地位,世界文學教材是一個獨特角度。丹麥學者湯姆森曾用一本書的篇幅討論世界文學經典化問題,在《圖繪世界文學:國際經典化與跨國文學》中他提醒我們,《世界文學選集》“作為文學史的獨特種類”在教育體系中作用深廣。①作為北美高校世界文學課程重要的教學用書,《朗文世界文學作品選》(The Longman Anthology of World Literature)自2004年出版之日起就引起討論。它同樣引起了中國學者的注意,近年來漢語研究界的幾篇論文,對第一版的編寫體例和原則進行了梳理與介紹。②該書受到普遍關注的主要原因在于:其一,它的出現是以北美為主導的“世界文學”概念在研究界重煥新機的重要標志,在此之前,這類課程和選集的文本選擇多沒有逃脫西方中心主義的窠臼(正如《諾頓世界文學杰作選》);其二,該書的主編大衛·達姆羅什在出版界的支持下,相繼主編出版了系列書籍,包括朗文的《教學指導》(Instructor's Manual to Accompany The Longman Anthology of World Literature,Second Edition,Longman,2009),美國現代語言協會的《教授世界文學》(Teaching World Literature,Modern Language Association of America,2007)等,成功將《朗文世界文學作品選》制度化地作為推廣他的同名專著《什么是世界文學》的教學實踐。

  早在1993年,美國學者約翰·杰洛瑞就寫了一本影響巨大的書《文化資本:文學經典的建構》。他從法國社會學家布爾迪厄處借用了題目中這個概念,并用來討論文學經典在美國學校的變遷。他認為源于文化多元主義的論爭涉及價值問題,而學校發揮著分配和規范文化資本的重要歷史功能,“我們只有理解了學校的社會功能和體制規范才會明白,那些作品是如何被一代代人保存、復制和傳播的”③。該書是北美學校因文化戰爭而進行學校教學大綱修改討論的先聲,因為文化研究者早已發現,文學經典的塑造與學校教育不無關系。本文所討論的《朗文世界文學作品選》(下文簡稱《朗文》)正是美國多元文化討論的結果之一。

  一、《朗文》第二版中東方文學的整體面貌

  雖然早在18世紀中葉,伏爾泰就提醒人們:“當您以哲學家的身份去了解這個世界時,您首先把目光朝向東方,東方是一切藝術的搖籃,東方給了西方一切?!雹懿贿^看上去這在任何專門史領域都沒有引起重視。如果硬要談到進步,還是世界文明史的撰寫領域最先對東方網開一面。1935年,維爾·杜倫出版了一本專著《文明的故事:我們的東方遺產》(The Story of Civilization:Our Oriental Heritage),英文版將近一千頁,從古埃及一直寫到1924年的日本,看似重視東方,其實這不過是杜倫洋洋十卷本、長達一萬兩千多頁的第一卷,也是唯一一卷東方史。因此說來,東方不過在杜倫的西方中心觀的“世界”中占了不到十分之一。⑤這樣的價值偏頗在文學史的寫作領域更遲才有所改變。1995年,具有影響力的《諾頓世界文學文選》(Norton Anthology of World Literature)開始首次包含了非西方的作品,而在這之前則是完完全全的西方文學選集。⑥一代人以前,當“世界文學”這個詞在北美使用時,主要指以荷馬為開端的歐洲文學大家之作,還有一些受歡迎的,作為歐洲作家后裔的北美作家,“然而今天,人們普遍認識到,歐洲只是世界文學的一部分,也是北美文化遺產的一部分?,F在,令人興奮的材料進入人們的視野,從最早的刻在泥板上的蘇美爾抒情詩,到最近流傳于網絡上的克什米爾詩歌。許多新的世界和具有古典傳統的新出現的舊世界,正等待著去探索”⑦。這是《朗文》第二版的前言提示。

  《朗文》分為六卷,于2009年進行了修訂,在不同的時間分卷中,以文學交叉(crosscurrent)、共鳴(resonance)、視角(perspective)等新穎的教學方法進行分類。比較而言,前三卷的選文有大幅度調整,且東方文學部分有所增加。如同《教授世界文學》一書的編者所言,這個時代令人興奮又不安,隨著世界文學近年來地理范圍的不斷延展,“以前只專注于西方傳統的課程,現在卻要在一些非西方文學上花費至少同等的時間。與此同時,‘西方’的邊界已經發生了顯著的變化,在世界文學課程的少數幾個主要大國的邊界內外,都有了新的對非西方文學的關注”⑧?!独饰摹返闹匾院统晒χ幵谟谄鋵κ澜缥膶W格局轉變的積極實踐,在第二版文選中的東方文學作家作品整體選擇呈現出以下幾個特點:

  首先,東方文學作為世界文學獨特而不可缺少的重要組成部分,所占比重大幅增加,在各個歷史時期均有入選作品,投射出編者世界文學觀念中的較為全面的東方圖景。

  這部選集按時間順序縱向排列,以“古代世界、中世紀時期、早期現代、十七和十八世紀、十九世紀、二十世紀”為題分為六卷。第二版總計近6500多頁,收入了近60個民族國家或地區、230位作家的1000余部作品,其中近340部東方文學作品被收錄其中,顯示了不同于傳統文學選集的包容性和突破性。

  縱觀文集,東方文學在各分卷中所占比例隨著時期的差別而有所不同。古代世界的文學,以東方為最早、成就也最高,這樣的歷史在《朗文》中得以突出展示。ABC三卷選文,東方文學不僅作為世界文學的開端被編入首個章節,且占據大量篇幅,顯示了東方文學悠久的歷史和燦爛的成果,以及編者歷史化和全球化的文學視野。DEF三卷的選文,東方文學比重有所減少但仍較全面。相對于也有涉獵的土耳其、以色列、越南、菲律賓等國文學而言,日本與中國文學入選數量相差無幾。但考慮到中日文化與歷史的差異,那么無疑日本文學相對而言受到西方的關注更多。在20世紀的分卷中,日本作家橫光利一、芥川龍之介、與野謝晶子、三島由紀夫、村上春樹等作家占據了東方文學的大半篇幅,多部作品作為現代化東方文學的思考與西方文學經典互相參照,由此可以看出西方學界對于現代化以來日本文學成績的肯定。

  其次,東方文學翻譯選本多樣,各語種責編多是由各高校相應東方領域與本族裔的文學研究專家主持,其權威性在北美不容置疑。

  相較于第一版,第二版的文選更加注意翻譯的功效,增加了翻譯的專題,世界文學的流通一直以來就是文化翻譯的實踐,從一種語言到另一種語言的實際翻譯問題與文化翻譯同等重要,正是基于此種觀念,編者力圖為文選中所有的外國作品尋找令人信服的翻譯版本,并定期向讀者提供思考翻譯問題的機會。編選同時參照兩至三個譯文,展示了不同譯者使用不同翻譯策略所傳達的原文感受。以《圣經》為例,編者在全書前言部分坦言,選擇了三個譯本:《創世紀》(1-11)使用的是羅伯特生動又口語化的翻譯,《詩篇》是華麗的詹姆斯國王版本,《約瑟的故事》為易于理解的新國際版本。中國文學的翻譯者都是深諳中國文學文化傳統的漢學家,他們具有東西方雙重文化身份,對東方文學有深入了解,同時又深知西方讀者的喜好與偏向,其編譯東方作品的方式符合西方傳統,有利于東方文學的接受。

  此外,主編中國文學部分的是美籍華裔漢學家、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前文理學院院長、美國學術團體聯合會主席余寶琳(Pauline Yu),她以對中國古典詩歌、特別是對盛唐詩歌及意象研究而聞名;日本文學部分的主編是哥倫比亞大學東亞系主任、美籍日裔教授白根春夫(Haruo Shirane),他對日本古典文學有長期的研究:還有擅長阿拉伯現代文學研究的詩歌翻譯家薩布里·哈菲茲(Sabry Hafez)、哥倫比亞大學的梵文學者及南亞文學與歷史教授謝爾登·波洛克(Sheldon Pollock)等。身在北美高等教育體系的東方族裔文學研究者在東西方雙重文化語境下,將東方代表作品參照西方讀者群閱讀期待編入其中,在前言部分對選文背景進行詳細介紹與講解,較完整體現了東方文學在世界文學進程中地位和身份的演變。

  再次,東方文學比較式編排的教學法,是打破世界文學西方一元論和重構世界文學多元體系在認識論上的體現。

  世界文學作品包含著多重對話:與自身文學傳統的對話,與傳播流通的不同文化的對話。因此,廣闊地來看世界文學,就是要辨別其中的差異,并尋找他們之間的聯系和共性。世界上迥然不同的傳統已經發展出非常獨特的文學形式,甚至對“文學”的定義也千差萬別?!独饰摹访鎸θ绱爽F實,以人類情感共性為基礎,采用“視角”“共鳴”編排,將超越時空的文學作品進行編制,統攝于同一專題之下。

  “視角”閱讀是《朗文》編寫體例的一大特色,編者在前言中指出整部選集中“視角”部分為主要作品“提供了相應的文化背景,并闡釋具有廣泛重要性的問題”⑨。如分列在ABC三卷的視角:古代世界的“死亡與永生”“什么是文學”“宮廷女性”“征服及其后果”;DEF三卷的“尋找自我的旅程”“西方主義——外國人眼睛中的歐洲”“二十世紀現代記憶”等主題提供了內在視野,使得所選文本能在更加具體的背景中被解讀。

  例如在啟蒙時代的章節中,編者以“自由與浪蕩子”為視角,編錄了井原西鶴的《好色一代女》、倉央嘉措的《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情詩》、康德的《何為啟蒙》等作品,共同表現啟蒙時期東西方思想的變革,展示了西方人對“自由”的定義。其中,《好色一代女》通過一個女人對自己放浪一生的懺悔,再現了日本江戶時代宮廷、商人、市民和妓女的生活實況。井原西鶴以現實為依托,諷刺地揭露了領主、武士、牧師及上層商人生活的陰暗面,在整部作品中,作者將關注點集中于具體社會環境中女人的智慧和想象力,并探索這一背景是如何喚起或挫敗主人公那抑制不住的欲望的。倉央嘉措作為宗教詩人,其愛情詩歌既有藏語古典文學的意蘊,又展示了宗教禁欲與愛情自由之間的矛盾,選集中給出的例子展示了一個在社會極度約束下,憤怒放蕩者的自畫像,同時也“充分利用了他特殊情況下身體和情感上的缺陷”⑩。

  “共鳴”是“特定文本的相關資源與回應,文本選擇經常出自不同時間和地點”(11)。文選旨在作品之間培育一種跨越時空的連結,共鳴發揮了重要的作用。例如,B卷中世紀日本的視角閱讀所介紹的“宮廷女性”專題,與D卷啟蒙時代歐洲單元中“宮廷文化與女性作家”相互關照。A卷開篇部分編選的古代地中海創造神話,和C卷美索不達米亞的宇宙創造敘述,在今天的土著人民中得到了回響。這種整體性的展現和超鏈接性使得全球眾多作品和古今作家得以產生真正共鳴與跨時空的互文性。

  《朗文》將東方文學與主題相關的西方作品共同編排的方式,在展現世界文學多樣態的同時,也找到了共同的精神和情感交流基礎,使學生體認到世界文學的互動性與多元構成,從根本上動搖了過去世界文學史以西方為中心的一元論基礎。

  二、《朗文》第二版中東方文學的突破性

  首先,突破了過去重古代、輕視現當代的弊病,對東方從古代到當代的文學都給予關注。

  《朗文》第二版A卷為古代世界的文學作品,它以近東文學作為整部選本的開端,以巴比倫神譜為起點,改變了以往以荷馬為正式開端的編排體例,承認了世界文學的東方源頭及其對西方文學的重要影響,顯示了編者對歷史的尊重與探求。以文選第六卷(F卷)《二十世紀文學》為例:普列姆昌德、魯迅、芥川龍之介、馬哈福茲、張愛玲、阿契貝、索因卡都單獨成章;其中《視角:戰爭的回響》一章選取了日本的與謝野晶子、三島由紀夫,古巴的卡彭鐵爾,土耳其的??嗣诽?,以色列的阿米亥等五位作家作品;最后章節,村上春樹及其《電視人》作為全選集的最后作家和作品被編入其中,作為對“文學、技術、媒體”這一視角閱讀的東方回應。這樣在晚近潮流中加入東方作家的編排方式,顯示了該書意在提醒北美大學生,當世界整體經歷了20世紀的民族獨立與戰爭苦難,進入科技至上的技術時代,東方現當代文學同樣對人類困境有著詩性表達、理性反思和哲學思考。

  其次,基于不同的文學理解和認知,《朗文》第二版對東方經典文本的編選表現出了跨文化價值的不同選擇。試舉兩例說明:

  1.東方市民文學得到較多選擇。文學作品還可以從更廣泛的社會文化層面出發,探討作品中社會關系的劇變和新政治體制的建立。如D卷收錄了大量的市民文學作品,從東西方文化兩個維度,展現了工商業中產階級于17-18世紀興起,在19世紀完全取代封建貴族的社會現象。其中近松門左衛門《情死天網島》作為市民文學的典范,通過紙業商人和藝伎的悲慘愛情故事,描繪了城市商人和平民的生活,以及新興町人階級的道德觀和傳統文化觀念。

  《情死天網島》被認為是近松門左衛門關于現代生活最好的“凈琉璃”,作者將悲劇設置于主人與學徒、父母與孩子、丈夫與妻子等城市平民社會關系與義務的緊密網絡中,在新貨幣經濟和大阪商業生活的背景下,男女主角承受了巨大的社會負擔,悲劇性的結果在摧毀兩個相愛的人的同時,也導致了其他家庭成員的毀滅。在這里,近松門左衛門延續了其當代生活戲劇的中心主題之一:“保護家庭和個人情感之間的沖突,被欲望所驅使,對抗了社會秩序?!?12)同時他還關注義理和社會責任感,“不僅在個人欲望和義務之間創造緊張沖突,同時也關注導致極度痛苦的相互競爭的義務之間的矛盾”(13)。

  17和18世紀是資產階級興起,人類自由意志覺醒的時期,《朗文》在此卷將東西方作品共同編入,展現了同一歷史階段,不同文化傳統的思想啟蒙之路,以及社會的種種變革,讓讀者在本民族歷史的背后,了解世界現代化進程,視野十分廣闊。這些在東方本民族文學解讀中看來是“非正統”的角度,在西方選集中卻大量出現,且作為特殊專題的代表與歐洲同主題作品共同編入,顯示了中西方文學評價的差別。

  2.對東方女性文學給予關注。從B卷“早期中國的女性”到“宮廷女性”視角專題的編入,再到東西方女性創作主題和群體的對照共鳴,這些關于女性的不同抒寫,顯示出西方的當代文化價值。

  B卷開篇從早期中國女性談起,將以女性為主要人物進行的創作,和由女性創作的文學作品編入選集,在與文選配套的《教學指導》中,編者指出:“在中國文學史的大背景下,女性文學的代表性不足可能是由于中國對女性施加的諸多限制造成的。與此同時,有一種根深蒂固的信念,即‘一個國家的繁榮或逆境’可能會受到它們(女性文學)的高度影響?!?14)這些選文雖然在時間上的跨度超過了一千年,但從社會階層來說,卻沒有越雷池半步。它們旨在為女性提供模仿和行為規范,孟母是中國傳統母親的范例,崔鶯鶯則為忠貞的典型,這些“模范婦女”的形象和文本在文選中卻作為“女性限制”的例證而被編入其中,顯示了西方世界對中國女性問題的特別關注和不同思考。此外B卷也涉及了日本女性文學,10-11世紀是日本貴族婦女文化生產的輝煌時期,平安時代女性書寫的興起與17世紀的法國驚人地相似,二者都起源很早,以假名寫作,在小說文體的建立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对词衔镎Z》和法國拉斐特夫人《德克利夫斯公主》(The Princesse de Clèves)都將目光聚焦于女性在婚姻中的地位,關注女性在高度受限的社會體系中,對自己命運控制力的缺失。雖然兩種文化中的女作家都出現在宮廷文化的頂峰,但她們持有的女性主義意識都含蓄地表達了對社會的批評態度。在法國和日本的案例中,女性作家作品的閱讀與接收都經歷了一個大體相近的過程:在17世紀的法國和11世紀早期的日本,小說和物語都位于文類等級的底層,直到13世紀早期,與《德克利夫斯公主》所經歷的一樣,《源氏物語》的價值在被藤原俊成和藤原定家等男性作家認可后才獲得推崇。正如指導用書所提示的那樣:“兩部作品的第一次‘開花’都來自于后期的閱讀,并在最終獲得由男性主導的批評標準所認同后,才取得了重要地位?!?15)

  選編的如紫式部《源氏物語》、小野小町詩歌等日本女性作家作品與同時期中國文學中的女性問題形成對照參考,又映照啟蒙時代的“宮廷女性文學”,一方面展現了西方世界對東方女性及女性創作認識的歷史轉變,一方面以東方作品提供的新視角和新維度來審視西方作品,仍然體現了北美編者所提倡的閱讀品位和西方讀者的主體視角:它意在教育學生認識到社會結構中隱含的男性霸權及其決定性力量。

  三、《朗文》第二版中東方文學呈現的特點

  “一個作品進入世界文學,會通過兩重步驟:首先,被當作‘文學’來閱讀;其次,從原有的語言和文化流通進入到更寬廣的世界中?!?16)將東方文學融入世界文學已經成為當代文選編者的重要行動,東方文學正是通過進入課堂的方式進入更為廣闊的世界文學之列?!独饰摹窞榭缥拿骼斫鈩撛鞕C會,將東西方不同文化圈的作品串聯起來,在美國課堂的有限時間內得以傳播與講授,同時也顯示出其明確的西方主體性、文本教學適用性,以及作品呈現的立體化等特點。

  首先,選本趣味、閱讀角度上具有鮮明的西方主體性,與東方文學自身的經典選擇有明顯差異。

  隨著全球化進程的加劇,世界文學的觀念也發生了相應的變化,以《朗文》為代表的北美世界文學的“歐洲中心主義”壁壘雖然在逐步瓦解,但從閱讀視角到推崇的價值來看,東方文學作品的呈現和展開閱讀方式也帶有鮮明的北美讀者的主體性色彩。試舉兩例說明:

  1.《朗文》設立“西方主義”視角,將大量東方人視野下歐洲形象塑造的選本編入選集,其審視焦點還是更好地認識西方自身。這是在經歷后殖民主義、東方主義洗禮之后,北美世界文學教學理論自覺的體現。

  早在公元前5世紀的希羅多德時代,就有旅行者專門撰寫評論,將他們的本族文明與域外實際狀況進行對比。隨著歐洲列強殖民地的建立,這些評論又有了新的維度,并幫助塑造了愈加相互依賴的文明之間的彼此理解與誤解。在19世紀,一批歐美旅行者將他們在旅行中看到的一切記錄下來,留下了許多東方對西方的有趣回應。這些觀點統一起來可以被稱為“西方主義”,即從外部建構西方形象?!独饰摹分小拔鞣街髁x——外國人眼中的歐洲”視角閱讀所選錄的文本不只是信息的總結,作者們通過生動的描述和細節的講述,將比較帶入生活之中。有時,作者也會成為故事中的人物,成為讀者自己理解的陪襯,“即使像蔣彝這樣的作家,在歐洲人奇怪的生活方式中也顯得滑稽可笑,他也在含蓄地挑戰讀者,讓他們重新審視自己在國內的生活,并通過國外的形象進行折射”(17)。在這部分的閱讀中,我們找到了記錄西方的“西方主義者”的視角,尤其是對城市的記錄。在文選的其他閱讀中,我們發現非西方作家解決了歐洲價值觀被移植到超出其本族傳統之外時而產生焦慮的問題?!恶R可·波羅游記》《土耳其大使館的信》《波斯人信札》《地下室手記》等作品,都顯示了“外族人”眼中的西方世界。編者通過一系列書寫“東方視角下的歐洲形象”的文本,完成了對自我形象的重新審視,并將如此意識引入大學課堂,引導閱讀的開放性。

  2.東方諾貝爾獲獎作家中一半人作品選錄其中,體現了諾貝爾文學獎北美趣味的延續,也顯示出東方文學在世界文學近代化過程中依舊邊緣的地位。

  進入20世紀以來,東方各國的現代文學大多經歷了翻譯——模仿——創新的過程。東方文學大量吸收了西方文學的現代主義因素和表現形式,在著力表現本民族歷史文化特色的同時,又加入了西方的現代審美,形成“東西合璧”的文化景觀,以此走向世界文學的大門。從日本文學的近代化發展,及歷年來作為被承認的世界文學入選諾貝爾文學獎的東方作家創作中不難發現這一特點。諾貝爾文學獎作為西方審閱經典的重要一環,與世界文學經典的構建密切相關,自諾貝爾文學獎設定以來,就鮮有東方作家被考慮其中?!独饰摹返诙孢x錄了包括泰戈爾、沃萊·索因卡、納吉布·馬哈福茲、納丁·戈迪默、維·蘇·奈保爾在內的5位東方諾貝爾文學獎獲獎作家,占已獲諾獎東方作家的一半。

  其次,東方文學文本選擇的教學適用性。主編在前言指出,世界文學不可能覆蓋全世界,課程體系需要有突破性而不是詳盡無遺,要創造一系列可教授(teachable)的作品,而不是追求一些不可能的比例分配?!独饰摹纷鳛楦咝1究齐A段閱讀教材,面對的是沒有受過系統世界文學知識訓練的大學生讀者群,因此“在介紹性的本科研究課程中,在進入對特殊地區、時期、類型、主題課程的更深層次的研究之前,能獲得對世界的文學的概覽,對學生和老師來說都是一個令人振奮的經驗”(18)。其選本范圍廣泛,不一定是選擇在本民族文學序列中的最經典作品。例如E卷“十九世紀文學”最后一章《泰戈爾》選擇的不是他獲得諾貝爾獎的神秘主義詩歌,而是他的一個短篇小說《結局》,文選提示學生,這不僅是個青年男女的愛情故事,“社會地位的不同,殖民政府作為背景的在場,鄉村與城市之間的關系”也應特別關注。(19)

  此外中國詩歌的選擇也非常有特色(20):在B卷第一章中國文學部分,收錄了陶淵明、寒山、李白、杜甫和白居易的詩歌。其中寒山的詩為11首,并收錄了閭丘胤《寒山詩集序言》與之共鳴。受主體文化規范影響,寒山詩在漫長的中國詩史中長期處于邊緣地位,籠罩在李白、杜甫等詩人的陰影之下。不同于在中國文學史上的地位,寒山詩在旅行至日本、朝韓,甚至是大洋彼岸時,卻獲得了幾乎所有中國“主流詩人”都無法企及的成就。在20世紀的歐洲大陸,寒山詩的翻譯與研究一時成為歐洲漢學的“寵兒”:英、法、德、荷蘭、比利時、瑞典和捷克等歐洲國家的學者和翻譯家對寒山詩顯示出了罕見的熱情與興趣。在50年代的美國,寒山甚至成為年輕一代頂禮膜拜的精神領袖。進入60和70年代,寒山詩被全面編入美國各大文學選集,進入東亞文學的大學講堂,作為中國詩的代表,被樹立為經典。(21)

  《朗文》第二版對寒山詩的重視無疑順應的是美國文化中的閱讀傳統而非中國經典文壇對唐詩成就的排序,其收錄的11首詩都是由最初將寒山介紹給美國的加里·斯奈德(Gary Snyder)和后來的白頓·華特生(Burton Watson)翻譯的經典之作,如《碧澗泉水清》和《時人尋云路》。相較于富于隱喻和哲理的傳世之作,這些描繪山林幽居生活的詩,對于缺少中國傳統素養的異國讀者來說更容易理解。且詩歌譯者在精準引典,全面表達寒山詩意境和美感的同時,又在譯文中加入了自己的文化體驗,將西方思維與內涵注入其中,使這些來自東方古國的詩歌在大洋彼岸找到共鳴,更容易被當作范例在課堂上講授和理解。

  此外,被選入的日本女作家樋口一葉在其最后的創作《岔路》中,通過女主人公無法擺脫命運的捉弄、貧窮的困境和不堪身份的結局,展示了明治維新的不徹底性所導致的男尊女卑觀念的繼續存在。在資本至上的近代化過程中,市民社會底層民眾由于找不到奮斗的出路,最終只能無奈地向命運妥協,作者對黑暗社會含蓄隱晦的控訴和無助吶喊,讓日本在文學近代化進程中發了聲?!独饰摹吩谖膶W近代化過程中,加入了東方作品的回應,為讀者提供了一系列可供參考的、具有極高價值和教授性的選文,使文學的“全球性”成為可能。

  再次,《朗文》中的東方文學不僅依靠文本閱讀,更通過音頻CD、文選插圖、網站的超鏈接呈現出立體化特色。

  理解文學作品的重要方式之一,就是在與之相關的廣闊社會和藝術文化背景中閱讀它們。文化的藝術表達經常會提供某種相似性,在不同媒介中體現共同特征,比起文選翻譯本身,在視覺或音樂形式中甚至能夠得到更為清晰的表達。以此為基點,《朗文》教材編選注重多媒介立體化呈現,通過圖片的穿插、音頻的導入、網絡資源的配套,給選編的東方文學提供了附加的視聽背景,使東方文學作品得以立體化呈現。例如可以單獨購買的音頻CD第2盤,共有12個文件,除去有當代人演奏的舒伯特17歲時根據《浮士德》中的故事寫的《紡車旁的格麗卿》(Gretchen am Spinnrad)3分18秒以外,還選取了美國當代詩人Adrienne Rich朗誦的自己書寫的致烏爾都語詩人迦利布的詩,名為《格扎爾:向迦利布致敬》(Ghazal:in Honor of Ghalib),使得北美學生得以了解印度北部這位創作活躍于19世紀上半葉的異域詩人,他的愛情詩、自省詩如何與當代英語詩人產生了互動。

  《朗文》文選紙質版還收集了一百張黑白插圖、五十幅彩色圖像,與每卷主題相關的六個封皮也頗具特色,專門加注。這些圖片與作品相關照,或直接闡釋作品,或展示特定文化背后的美學體驗。如C卷的封皮為《源氏物語》作者紫式部的肖像繪畫,圖片描繪了紫式部作為皇后藤原彰子的女房在案牘前思索創作的景象,與平安時期日本貴族女性的創作繁榮形成對照。E卷彩色圖片第六幅,為19世紀后期日本“浮世繪”仕女圖《仕女鋼琴圖》,描繪了明治時期接受西方影響后的日本民眾的日常生活圖景。畫中的女性穿著維多利亞時代的服裝,梳著傳統發型,帶著現代帽飾,享受著新進口的小型立式鋼琴帶來的樂趣。女人身后的西式建筑體現了日本那正處于變革中的世界,而遠處隱藏在松樹中隱約可見的傳統式建筑,展示了日本社會近代化的時代風貌。同樣在E卷,黑白插圖部分收錄了旅居英國的中國畫家蔣彝《倫敦啞行記》中的《大本鐘下的雨傘》,蔣彝將倫敦的經典建筑用中國筆墨進行描繪,與其“外國人眼中的歐洲世界”的主題相呼應?,F代化時代的學生在一種比語言更直觀的文化中成長,視覺藝術可以幫助他們閱讀文本,并讓他們了解在相應時期和地區的文學作品中應該尋找些什么。

  第二版文選特別增強了網站的設計,加入練習測驗、作者傳記、研究鏈接、文學術語詞匯表以及音頻詞匯表等學習資源,新媒體索引的添加使得目錄有所改進,讓讀者能快速有效地定位所有可用的資源。

  湯姆森認為世界文學選集基本分為兩種:一種是精挑細選的名篇巨作,一種是通過相關主題的聯系,將不同文本搭建在一起。他認為《朗文世界文學作品選》在兩種方式間進行了妥協,這種“混合策略將世界文學的觀念表現為一個多元綜合的領域,并作為一個整體來研究”(22)。

  早在20世紀90年代,《朗文世界文學作品選》的總主編達姆羅什就在《后經典、超經典時代的世界文學》中表述了自己的世界文學構想,并對當代世界文學背景下的“經典”定義及其課堂教學問題進行了探討,又在《如何閱讀世界文學》(23)(How to Read World Literature)中對新時代的世界文學教學做出了指引和范例。他指出世界文學的視野在過去10年間已有了很大拓展,關注的焦點突破了歐洲大家經典著作的局限而轉向了其他國家的文學作品,當代比較文學領域研究已經步入了“超經典”(hypercanon)、“反經典”(countercanon)和“影子經典”(shadowcanon)的三重結構模式?!独饰摹返诙孀鳛樾聲r期世界文學觀的實踐,其編選體例的設定、文本的選擇、多種媒介資源的利用無不踐行著編者世界文學的新學說,不同時空作品的對話,多種翻譯版本的呈現則是其具體體現,從中可以看到編寫者不斷促進世界文學時代到來的多種嘗試。

  然而這樣的文本也并非十全十美,強國經典還不足以被擴寬的世界文學疆域所瓦解,舊經濟時代作家在后經典潮流中獲得了增值并鞏固了自身的市場份額,而得到關注的新銳作家作品又成了傳統強國文化的延續:早在1993年華裔學者周蕾在回應“伯恩海默報告”時就提醒當時的所謂“多元文化主義”會有一種風險:“如果我們僅將英、法、德等國家換成印度、中國和日本……那只不過是換湯不換藥,問題還在。在此,文學的概念與社會達爾文主義對國家概念的闡釋如出一轍:‘巨作’等同于‘大國’和‘大國文化’。隨著中國、印度、日本成了亞洲的代言國,在西方看來,韓國、越南等國家或地區的文化卻因其地位次等而遭冷落,相對于‘偉大’的亞洲文明國家而言,這個‘他者’文化更為邊緣化?!?24)

  時過境遷,一些新人擠入了“超經典”的行列,如納丁·戈迪默,而大多數仍在低處徘徊,世界文學的構想依舊“屈服于時代的力量以及西方文學和其他文學領域里超經典人物的魅力”。關于經典的界定與區分問題一直以來爭論不休,世界文學的角逐也未曾停止,面對如此現實,教師和比較文學學者要充分利用世界文學整體資源,“操作多條文學經線來調弦正柱,一條條超越國界、文化沖突界限的連接線;跨越世界文學超經典與反經典這一頑固鴻溝,并使之形成比較的新的連接線”(25)。超經典與反經典作品的結合為教學和學術研究領域提供了大量有趣的作品,“使教學和學術研究領域中出現更多跨越國界、文化沖突以及超經典與反經典這一鴻溝的課題,也使超經典作家與反經典作家都大放異彩”(26)。

  編寫世界文學作品選,是美國世界文學理論與實踐的重要內容,《朗文》第二版作為21世紀文選的重要成果,在呈現其編者世界文學觀念的同時,又引發了讀者對全球化時代世界文學理論與實踐的思考。世界各民族文學之間的交流與對話已經成為一股潮流,世界文學不再以歐洲為中心,而通過翻譯走向了更為廣闊的世界,成為一種流通和閱讀的模式。東方文學作為世界文學重要的組成部分,受到了更加廣泛的關注,正在從邊緣向中心靠近。但周蕾的批評的確應該警惕,畢竟,在這個多元主義的全球化時代,東方從未計劃用新的霸權主義取代過去的“西方中心主義”。只有充分地尊重與對話,互釋與共贏,才能構筑生機勃勃的世界,而文學領域更是如此!

 

  注釋:

 ?、費ads Rosendahl Thomsen,Mapping World Literature International Canonization and Transnational Literatures,Bloomsbury Academic,P.86.

 ?、诜謩e為《英語世界文學作品選中中國文學的選編——以〈諾頓〉〈朗文〉〈貝德福德〉為例》,《浙江外國語學院學報》2016年第3期;《〈朗文世界文學作品選〉與全球化時代的世界文學理論與實踐》,《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學報》2014年第3期;《全球化時代的世界文學理論與實踐——評達姆羅什等主編〈朗文世界文學作品選〉》,《中國比較文學》2014年第3期;作者均為北師大的劉洪濤教授與周淑瑤。

 ?、跩ohn Guillory,Cultural Capital:The Problem of Literary Canon Formation,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93,P.I.

 ?、躘法]伏爾泰:《風俗論》(上),商務印書館,1995年,第201頁。

 ?、萜渌砭鶠槲鞣绞罚悍謩e是《希臘生活》《愷撒與基督》《信仰的時代》《文藝復興》《宗教改革》《理性開創的時代》《路易十四的時代》《伏爾泰的時代》《盧梭與法國大革命》。

 ?、薜窃诒緯姓鹿澋膭澐秩匀皇前凑瘴鞣降臍v史劃分,例如“古希臘羅馬”“中世紀”等。在本書之前,以“世界”命名的均稱“世界杰作選”。代表是Mack Maynard,World Masterpieces,New York:Norton,1973.Mack Maynard,The Norton Anthology of World Masterpieces,New York:Norton,1979.

 ?、逥avid Damrosch.et.al.,eds,Longman Anthology of World Literature,Person Longman,2009,P.XIX.

 ?、郉avid Damrosch,Teaching World Literature,Modern Language Association of America,2009,P.I.

 ?、酓avid Damrosch et.al.,eds,Longman Anthology of World Literature,Person Longman,2009,P.XX.

 ?、釪avid Damrosch et.al.,eds,Longman Anthology of World Literature,Person Longman,2009,P.622.

  (11)David Damrosch et.al.,eds,Longman Anthology of World Literature,Person Longman,2009,P.XX.

  (12)David Damrosch et.al.,eds,Longman Anthology of World Literature,Person Longman,2009,P.46.

  (13)David Damrosch et.al.,eds,Longman Anthology of World Literature,Person Longman,2009,P.47.

  (14)David Damrosch et.al.,eds,Instructor's Manual to Accompany The Longman Anthology of World Literature Second Edition,Person Longman,2009,P.137.

  (15)David Damrosch et.al.,eds,Instructor's Manual to Accompany The Longman Anthology of World Literature Second Edition,Person Longman,2009,P.160.

  (16)[美]大衛·達姆羅什:《什么是世界文學?》,查明建、宋明煒等譯,北京大學出版社,2014年,第7頁。

  (17)David Damrosch et.al.,eds,Longman Anthology of World Literature,Person Longman,2009,P.482.

  (18)David Damrosch et.al.,eds,Longman Anthology of World Literature,Person Longman,2009,P.XXI.

  (19)David Damrosch et.al.,eds,Longman Anthology of World Literature,Person Longman,2009,P.907.

  (20)區別于劉洪濤、周淑瑤的論文《〈朗文世界文學作品選〉與全球化時代的世界文學理論與實踐》和《全球化時代的世界文學理論與實踐——評達姆羅什等主編〈朗文世界文學作品選〉》,本文在此部分對《朗文》有關東方文學的選目中,東方國別文學不占主流的作品、女性文學、特殊的選目等幾個要點進行了更為詳盡的說明與分析,以此更為直觀地展現出東西方對于經典判斷的不同標準與規則。

  (21)關于寒山詩歌如何經傳日本在美國詩歌界引起不凡影響及其社會文化原因,已經在臺灣學者鐘玲的研究中得到較為充分的關注,見其專著《美國詩與中國夢:美國現代詩里的中國文化模式》,臺灣麥田出版公司,1996年;《美國詩人史耐德與亞洲文化:西方吸納東方傳統的范例》,聯經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2003年。

  (22)Mads Rosendahl Thomsen,Mapping World Literature International Canonization and Transnational Literatures,Bloomsbury Academic,P.86.

  (23)David Damrosch.How to Read World Literature,Wiley-Blackwell,2008.

  (23)Rey Chow,"In the name of Comparative Literature," in Charles Bernheimer,ed.,Comparative Literature in the Age of Multiculturalism,Baltimore: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1995.P137.

  (25)[美]大衛·達姆羅什:《后經典、超經典時代的世界文學》,見[美]蘇源熙《全球化時代的比較文學》,北京大學出版社,2015年,第67頁。

  (26)[美]大衛·達姆羅什:《后經典、超經典時代的世界文學》,見[美]蘇源熙《全球化時代的比較文學》,北京大學出版社,2015年,第63頁。

作者簡介

姓名:郝嵐 曲慧鈺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直接看的av网站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