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聯
徐州博物館:悠悠楚王地 彭城尋漢韻
2021年06月15日 11:03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作者:尹曉宇 字號
2021年06月15日 11:03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作者:尹曉宇

內容摘要:徐州博物館許多聞名遐邇的珍藏來自獅子山楚王墓,據研究,墓主人或為第二代楚王劉郢(客)。整個陵墓規模較大玉衣是漢代皇帝和高級貴族死后穿的殮尸用具,用金屬絲或絲線將玉片連綴而成,又名“玉柙”“玉匣”。已出土的玉衣資料顯示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徐州博物館

  悠悠楚王地 彭城尋漢韻(你所不知道的一級館)

  江蘇徐州,古稱彭城,自古乃兵家必爭之地。西楚霸王項羽曾以彭城為都,漢高祖劉邦的故鄉也在這里。公元前201年,劉邦廢楚王韓信,封少弟劉交為楚王,于彭城建都。西漢時期,先后歷十二代楚王,東漢時期,歷一代楚王、五代彭城王。徐州地區分布著多座漢代諸侯王陵墓,這些王陵出土的大批珍貴文物收藏在徐州博物館。

  徐州博物館由陳列樓、西漢采石場遺址、土山東漢王陵墓、清乾隆行宮四部分組成,基本陳列包括“古彭千秋”“大漢氣象”“天工漢玉”“漢家煙火”“俑秀凝華”“金戈鐵馬”等,全面展示了徐州豐富璀璨的歷史文化,尤以漢文化為鮮明特色。

  金玉奇珍

  徐州博物館許多聞名遐邇的珍藏來自獅子山楚王墓,據研究,墓主人或為第二代楚王劉郢(客)。整個陵墓規模較大,包括獅子山、羊鬼山、繡球山3座山峰,除楚王和王后墓外,還分布著數量眾多的陪葬坑、陪葬墓、陵寢建筑遺址等。楚王的墓葬位于獅子山,雖然在古代已被盜掘,仍出土文物近2000件(套),其中最著名的當屬金縷玉衣。

  玉衣是漢代皇帝和高級貴族死后穿的殮尸用具,用金屬絲或絲線將玉片連綴而成,又名“玉柙”“玉匣”。已出土的玉衣資料顯示,西漢諸侯王、列侯的玉衣多數是金縷,也有使用銀縷、銅縷和絲縷者。東漢時期則表現出較為嚴格的等級差別,從考古發掘來看,東漢諸侯王、列侯沒有使用金縷玉衣的,都是用銀縷、銅縷或鎏金銅縷,與《后漢書》中相關記載吻合。

  獅子山楚王墓金縷玉衣出土時嚴重散亂,曾被盜墓者從棺室中拖至塞石上,抽走金絲。出土的玉衣片共有4000余片,玉質溫潤,表面經過打磨拋光;尺寸都比較小,最大的不足9平方厘米,最小的還不到1平方厘米,有的厚度僅1毫米;形狀多樣,有正方形、長方形、半月形、三角形等。2001年,徐州博物館對金縷玉衣進行修復。修復后的玉衣由頭罩、前胸、后背、左右袖筒、左右褲管等十余部件組成,玉片總數4248片,穿綴玉片用的金絲重1576克。這件金縷玉衣是國內出土年代最早、玉片數量最多、玉質最好、制作工藝最精的玉衣。

  除了玉衣,獅子山還出土了多種精美玉器,有玉戈、玉璧、玉佩、玉璜、玉卮、玉杯、玉帶鉤等,體現了漢代高超的制玉工藝。展柜里一件龍形玉佩頗為吸睛。它以和田玉雕琢而成,瑩潤光潔。龍蜷曲呈S形,張須露齒,雙目圓睜,鬣毛向兩邊卷曲,頸部以陰線刻出一圈絞絲紋,前肢曲折,龍尾上卷并平削,通體飾勾連渦紋。這件玉龍繼承了戰國玉龍的雕琢風格,與安徽長豐楊公戰國晚期墓葬中出土的玉龍風格非常接近,類似的玉龍還在廣州南越王墓中有發現。這種S形玉龍多見于西漢早期王侯墓,這一時期的玉龍著重表現龍的力量和氣勢,不同于西漢中期以后突出表現龍的溫順、靜謐的藝術風格。

  金帶扣也是徐州博物館頗負盛名的珍品。楚王墓外墓道西側出土了兩條形式相同的金扣嵌貝腰帶,腰帶兩端為純金帶扣,中間為絲帶編綴3排海貝組成的帶體,海貝中夾綴了數朵金片制成的花飾。兩副帶扣厚度和重量不同,尺寸和紋飾基本相同。眼前這副金帶扣由兩塊長方形金帶板和一枚金扣舌組成。帶板正面淺浮雕猛獸咬斗圖,動物形象雄健有力,周邊為勾喙鳥首紋。四周凸起邊框,中部有兩個橫向雙環鈕,每塊帶板內下角各有一個略近三角形的小孔,以便扣舌穿入??凵嘈螤钏气B舌,后部有穿孔。

  金扣腰帶是北方草原游牧民族常用的帶具,由于其華貴精美,為漢代貴族所推崇。獅子山楚王墓出土金帶扣是目前所見漢代最華美、系結方式最先進的帶扣,雖然紋飾主題是草原猛獸搏斗,但從鑄造工藝、系結方式來看,應為中原制品。

  陶俑百態

  漢代非常流行陪葬陶俑,徐州出土漢代陶俑6000件以上,是兩漢時期除都城長安以外發現陶俑數量最多的地區。徐州博物館藏有大量漢代陶俑,其中不乏國內少見的精品,它們種類豐富,形態活潑,反映了當時的宮廷生活。

  北洞山楚王墓出土彩繪執兵陶俑151件,色彩明艷,服飾細節生動,極大地豐富了漢代早期服飾資料。展柜里陳列著4件戴帽執兵陶俑,頭戴醬紫色帽,身穿二重右衽曲裾深衣和肥袴,面部細眉長目,留有不同樣式的八字胡,神態各異。胸前佩長劍或環手刀,腰間束帶并懸掛組帶和綬帶,雙手半握拳執兵器。部分俑的綬帶所系長方形物上有“郎中”二字。郎中即廊中,廊指宮廷之廊,據此推斷,這批彩繪俑應是楚王的宿衛侍從。

  另一組彩繪背箭箙陶俑也來自北洞山楚王墓。此類俑共出土64件,均戴帽,身佩長劍,背負箭箙。箭箙通過腋下和左肩的三根帶子固定,系結于胸前,便于背負和奔跑。陶俑雙手半握拳于腰兩側,左手略高于右手,掌心向下,作持物狀,可能是雙手持弓。一些陶俑右胯綬帶上亦有墨書“郎中”或“中郎”字樣。

  身姿曼妙,長袖飛舞,展廳中一組馱籃山楚王墓出土的彩繪舞俑令人駐足。曲裾衣陶舞俑身著右衽曳地長袍,上體前傾,左臂自然垂于體側,右臂高高上舉,長長的衣袖如瀑布般垂落。繞襟衣陶舞俑面容清秀,身體隨著舞步變化呈現出S形,雙臂上舉,左右上臂前后各刻有一個“五”字,衣袖從空中甩向身后,動感十足。從造型上看,舞俑跳的應是當時盛行的長袖折腰楚舞。北洞山楚王墓也出土了20件類似的舞俑,手臂彎肘處也刻有“五”字,筆畫內填紅彩。這樣的繞襟衣陶舞俑在其他地區未見出土,是了解西漢早期舞蹈樣式的重要實物資料。除了翩躚動人的舞俑,還有撫瑟俑、擊磐俑、吹奏俑等神態逼真的樂俑,再現了楚王宮中鸞歌鳳舞的景象。

  土山探秘

  徐州博物館北側有一座土山,包含3座東漢墓葬。其中一號墓規模較小,三號墓可能為廢棄墓。二號墓從1977年發現到2020年發掘完成,歷時40余年,被評為“2020年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

  土山二號墓規模宏大,結構復雜,墓主人為東漢楚王或彭城王,具體身份仍有爭議。墓上有高約16米、底部直徑近百米的圓形封土。記者在現場看到,二號墓采用室內揭蓋式發掘,自上而下把墓室上面的土石逐層清理掉,直至揭露到墓室底部。

  據史籍記載,元代賈胡曾在土山上建一草廬,用20年時間盜掘此墓。徐州博物館考古部主任耿建軍告訴記者,考古發掘所見與史料記載的盜墓情況基本相符,盜洞位于墓葬封土的西北角,洞中清理出玉衣殘片、漆木器、銅器等,墓室中的陪葬品也被移位。

  土山二號墓封土內發現封泥4500余枚,主要是西漢楚國官印封泥,還有私印封泥及無印封泥。數量巨大的西漢封泥從何而來,又為何出現在東漢王陵中?耿建軍推測,或許是楚宮廢棄物堆積在泥土中,后被挖來作為王陵封土。

  墓室由耳室、甬道、前室、后室、回廊構成,按照功能區分放置不同的陪葬品,共出土陶器、玉石器、銅鐵器等文物350余件。后室為棺室,中間為石砌棺床,東西并列兩具漆木套棺,同時還出土銀縷玉衣和鎏金銅縷玉衣殘片,結合人骨鑒定的結果,可確定為夫妻合葬。東回廊內葬一人,使用單層梓木漆棺??脊抨爢T在棺內發現一簇形如蓮子、大小均勻的藍綠色橢圓琉璃珠,大約76枚,后確認為早期的圍棋。前室放置2件四足石案,其中一件石案上覆蓋絹類絲織物,上有縱橫各17道墨線,同時還發現了88枚橢圓形黃銅珠,應為圍棋盤和圍棋子。黃銅棋子與琉璃棋子形制大小相同,印證了漢代對弈雙方是以棋子的質地和顏色來區分。

  “未來這里將建成考古博物館,讓觀眾近距離感受考古發掘現場,還會加入一些與考古相關的公共教育課程?!毙熘莶┪镳^館長李曉軍告訴記者,“今年,徐州博物館將對一些展廳進行升級改造,提升文物保護水平和參觀體驗。此外,還將在2020年成立‘淮海經濟區博物館聯盟’的基礎上,進一步推動蘇魯豫皖4省10市博物館協同發展,推出一批學術與科研成果?!?/font>

 

 

作者簡介

姓名:尹曉宇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趙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直接看的av网站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