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圖書 >> 頭條
關于“四郊多壘”
2021年05月14日 15:54 來源:中華讀書報 作者:萍廠 字號
2021年05月14日 15:54
來源:中華讀書報 作者:萍廠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時下諸漢語詞典尤其是成語詞典,大多收錄了“四郊多壘”一條,釋義也多相似。本來就是《禮記》的一句重要的圣銘,后之古人卻只取前半,而成了現代語學中類似于“歇后”的語義?!八慕级鄩尽痹凇抖Y記》中的原意是什么呢?

  時下諸漢語詞典尤其是成語詞典,大多收錄了“四郊多壘”一條,釋義也多相似,如說“四郊營壘很多。謂敵軍充斥于四郊,形勢危急”(此以新《辭?!返尼屃x為代表)。

  愚以為,這樣處理,包括釋義在內,實欠精當,因為這大大違越了古圣哲的初衷本意。這“四郊多壘”后面還有必須連接的一句,合起來方稱完粹,即:

  四郊多壘,此卿大夫之辱也?。ㄒ姟抖Y記·曲禮上》)

  然后再統括以釋義,方稱妥帖。起碼應表達出“敵人充斥四郊,形勢危殆,這是卿大夫們的恥辱!不能消弭災眚(音shěnɡ,過錯,災禍)亂局,是‘肉食者’們未盡職守的結果”(勿忘《左傳》中即有“肉食者謀”的話喲?。┑囊馑?。

  只收錄一句的前面四字,猶如只收“天下興亡”,而沒有下半句的“匹夫有責”一樣,當然不成。說至此,不能不順帶說明并強調一下,顧亭林先生的原文,并無“天下興亡,匹夫有責”這八個字,而是后人的“歸納”——看似簡明而其實錯謬的“歸納”。因為,把顧亭林文字中“天下”與“國家”兩個概念弄混了,誤導了一大片,真讓人難以釋懷。嘗有幸讀到一位前輩學者的《國家興亡,匹夫無責》的文章,大有警憒發聾、一洗塵昧之效。標題這八個字,與“四郊多壘,卿大夫之辱”實質上異詞而同工,同一機杼。

  話說回來,我們不能直接怪罪詞典的編者們。因為,每一個條目的確立,必得有文獻典籍的書證(或稱“語例”)為根據,否則就無法確立條目。僅就翻閱所及,有不少文獻書例確乎只用了“四郊多壘”四字而不見下句。既然“文獻足征”,我們就不妨遴選幾則,試著探討解析一番,看如何?先用《世說新語·言語》中王羲之與謝安對答的一節:

  王右軍與謝太傅共登冶城。謝悠然遠想,有高世之志。王謂謝曰:“夏禹勤王,手足胼胝;文王旰食,日不暇給。今四郊多壘,宜人人自效!而虛談廢務,浮文妨要,恐非當今所宜?!敝x答曰:“秦任商鞅,二世而亡,豈清言致患邪?”

  這段記載又見諸《晉書·謝安傳》,足見其史料價值及真實性。

  王羲之,字逸少,是東晉名臣王導的侄子,嘗官“會稽內史”“右軍將軍”,故此處稱“王右軍”。他的名聲往往為他的書法成就所掩,實則古代并無專業的書法家,多是為官之余的“閑致”。他那篇著名的《蘭亭集序》,就是他任職會稽時的作品。所說“四郊多壘”,愚以為與下文所提“人人自效……”相緊扣,正是針對包括自己在內的“卿大夫”而言,而“人人”二字就不應理解為泛泛而指的每個人,確切一點,乃指自己、謝安這一類有擔當的士大夫應該“人人自效”,絕非指普羅大眾、平民百姓而言的“人人”。這是必須要說明的。

  謝安,字安石,晉室南渡后之重臣。官至尚書仆射(射,音yè),拜司徒,逝后賜太傅,謚曰“文靖”,故而稱“謝太傅”。謝的答語提及商鞅,讓人馬上想到“商鞅變法”。所謂“變法”,其終極考慮,就是為專制極權的秦王朝鞏固地位,將百姓們管控得更嚴密而已。說至此,又想到一條頗具諷示意味的成語——“作法自弊”(今多寫作“作法自斃”),正說的商鞅故事。什么“法家”不“法家”的,借用《史記》太史公一句話管總:“天資刻薄人也”!確乎一點兒也沒有抹黑他。

  平素相關文字,多稱自秦始皇一統,至二世而亡,以彰秦祚之短命。而在這里,謝安卻從商鞅始!約略計算一下,秦孝公用商鞅“變法”,到“二世而亡”,其間幾乎一百五十來年,經過了包括秦始皇在內好幾代的“國主”。始皇之“武統”天下,實離不開商鞅“變法”的前因!真不愧為“謝太傅”,出口即不同凡俗。誠若明末文士侯方域在《謝安論》中所說:

  夫(謝)安豈不知四郊多壘,所當布置而經營,日不暇給也哉?。ㄒ娪凇秹鸦谔眉肪砥撸?/p>

  他任宰相期間,對外能抗御強秦(指淝水之戰),對內能穩定朝綱(指守住晉祚),故名重后世,垂范青史。謝太傅安是有卿大夫之擔當的!

  次說一篇皇帝的手詔。唐代宗大歷四年秋七月,一位“高富二代”(按,指皇上的姨表弟薛華)酗酒爭色而殺了三人,并棄尸于井。事發系獄,賜自盡。為此,代宗皇帝頒發了《天下刑官濫刑詔》,其中說:

  至理之代,先德后刑,上歡然以臨下,下欣然而奉上,禍亂不作,法令可施……朕主三靈(按,指天、地、人)之重……八年于茲(按,唐代宗登基時,年三十五歲,至大歷四年,已四十有三歲矣),而大道淳風,郁而不振;四郊多壘,連歲備邊,師旅在外,役費(按,指軍費)尤廣;賦役轉輸,疾耗吾民!困竭無聊,窮斯濫矣

  ……

  這是皇親國戚犯法被賜死之后的皇帝手詔,從內政而聯系及于外,即詔書中所稱“四郊多壘,連歲備邊,師旅在外”云云。復又由“外”而終歸結于“內”,即所稱“……役費尤廣;賦役轉輸,疾耗吾民”——一切的內外國用開銷,所有的軍費支出,統而言之,全在“疾耗吾民”,都沉重地壓在老百姓的身上!作為社會上層的卿大夫們,為什么不能稍加約束一下自己,有所擔當呢!詔書中引《禮記》的“四郊多壘”,其深隱于內的微言大義,豈不昭然?歷朝歷代的統治者,有誰真正體察到了這一層?在分析了從內到外,再歸結于內的形勢之后,還未忘再交待一下說:

  ……此皆朕之不明,教之未至;上失其道,而繩下以刑,敢不罪己以答災眚?。ㄟ@通詔書的兩節引錄,見《全唐文》卷四百十五)

  唐代宗皇帝的這通詔書并非“罪己詔”(按,指古代帝王引咎自責的詔書),而詔書的最末卻明示了“罪己”二字,顯然有自責的本義在。作為最高統治者,他沒有把責任擔當推卸給別人。要知道,“臣罪當誅兮,天王圣明”(見韓愈《琴操·拘幽操》),找個“替罪羊”是很容易的呀,誰敢說個“不”字!可代宗皇帝“幼而好學,尤?!抖Y》《易》”(見《舊唐書·代宗紀》),對于“四郊多壘,卿大夫之辱”的圣訓是銘記永遠的,皇上是卿大夫的總領呀!

  代宗幼少時即受祖父(指唐玄宗)的賞識,認作嫡皇太孫,十五歲封“廣平王”。安史亂中,在北方回紇軍的助力下收復長安,因唐肅宗與回紇有約:收京城之日,土地、士庶歸唐,金帛、子女歸回紇。這時,廣平王拜于回紇軍帥馬前,說:

  今始得西京(指長安),若遽俘掠,則東京(指洛陽)之人皆為賊固守,不可復取矣,愿至東京乃如約。

  于是回紇軍繞過城南屯駐。百姓兵士皆拜泣曰:“廣平王真華、夷之主!”當廣平王率眾入城,百姓們扶老攜幼夾道歡呼(事見《資治通鑒·唐肅宗至德二年》)。

  關于代宗皇帝,史籍之平章不一?!缎绿茣ご诩o》論其“中材之主”,似過,猶不及也。未稱確讞。試讀《舊唐書·代宗紀》的最后“史臣曰”,愚以為中肯,姑摘其要:

  ……代宗皇帝少屬亂離,老于軍旅(按,指安史之亂時,他已二十多歲,隨父親,即唐肅宗于軍旅,至靈武,領天下兵馬元帥,多有戰功),識人間之情偽,知稼穡之艱難……至如稔(李)輔國之惡,議(程)元振之罪,去(魚)朝恩之權,不以酷刑,俾之自咎,亦立法念功之旨也……修己以禳(音ránɡ,祈禱消災義)星變,側身(戒懼不安義)以謝咎征,古之賢君,未能及此……

  所稱李輔國、程元振、魚朝恩均由宦者而竊掌權勢,他們的結局固然是咎由自取,但若不是代宗皇帝的寬仁,他們的死狀一定很慘。至如人們較熟悉的顏真卿、段秀實、郭子儀、董晉、劉晏……都是代宗朝的名臣,無煩贅述。試說一段郭子儀的佚事:

  郭子儀的小兒子郭曖,娶代宗之女昇平公主,古稱“駙馬”。完婚時,兩人不過十多歲。一次,小兩口發生口角(按,角,音同“決”),郭曖懟曰:你依仗你老爸是天子嗎,我爸有天子位還不去坐呢。公主一怒之下,回皇宮哭訴……代宗皇帝卻對女兒說:這可不是你能明白的事呀!說實了,他們家想做天子的話,那么天下就真的不屬你家啦!

  這件事發生在任何朝代,恐怕都是殺頭的死罪,甚至族滅。當郭子儀乍一聽說,魂飛天外,急忙將郭曖捆綁并親自押送金殿待罪。孰料代宗皇帝像沒事一般,對郭子儀先舉了一條大家都熟知的民間諺語:

  不癡不聾,不為家翁。(按,“家”同“姑”,指婆婆)

  意思是:做婆婆公公的,應該裝癡裝聾才好。接著勸慰道:小夫妻倆閨房中的那些話,豈能當真!

  上所引佚事見《資治通鑒·唐代宗大歷二年》。歷朝如此有人情味的帝王如代宗者殊為罕見!舊時戲曲舞臺上有一出《打金枝》,就是根據這個故事演繹的。稱他“中材之主”委實有欠公允。再回過頭來看,軍事上,他放手重用郭子儀,內政則重用劉晏(按,劉晏是研究經濟財政的專家),俱足見代宗皇帝手詔中引用《禮記》里“四郊多壘”背后的憂心與擔當。

  再引錄一節五代王定?!短妻浴肪戆说墓P記:

  皇甫穎早以清操著稱,乾符中及第。時四郊多壘,穎以垂堂之誡,絕意祿位,隱于鹿門別墅。尋以疾終。

  關于皇甫穎,似無多大知名度,僅見于《唐摭言》。初讀這則筆記,或誤以為他為隱者,實則他曾于晚唐僖宗乾符年間進士及第,應視其傳承了儒家的道統,出處窮達,在名世。要能“進士及第”,非“兩榜”不可,即通過舉人的考試之后,還得經過“殿試”,皇上親自坐鎮監考,絕非輕而易舉。其間,沒有十數年的苦讀,寒窗熬油,抱定遠大目標,怎么可能成就呢?應該說,在及第之先,其精神上早已進入“卿士大夫”的畛域了,而“四郊多壘”也并非他“進士及第”之后才出現的天下形勢呀!那么,讓他“絕意祿位”的就不應是他本人的主觀意愿,“垂堂之誡”不管是“告誡”,還是“規誡”或者“勸誡”,均來自于“外”,或父輩,或師輩,或朋輩。雖無從考定,但絕非“自我”是無可疑的。他之隱于鹿門別墅,真的能不問世事,安心修養,悠閑林下嗎?那句“卿大夫之辱”的“辱”字,恐怕要讓他永遠糾結,揮之不去?!皩ひ约步K”,謂接著不久就因病去世了。

  考進士那段漫長的艱困歲月,皇甫穎未被擊倒,鹿門別墅的休閑日子,卻很快“以疾終”!其中的未發之覆,還須要明白說出嗎?

  本來就是《禮記》的一句重要的圣銘,后之古人卻只取前半,而成了現代語學中類似于“歇后”的語義,真不可思議。只是,這就頗要難為詞典的編者們,該如何讓“四郊多壘”的釋義深入一層以體現《禮記》的原意呢?

作者簡介

姓名:萍廠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蔡毅強)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直接看的av网站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