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教育學 >> 教育獨家
【強國教育叢談】“以聘代評職稱帽子輪動制”改革的實踐意義
2021年06月16日 09:10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關振國 字號
2021年06月16日 09:10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關振國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摘 要:高校教師職稱評定中呈現的問題,嚴重影響了教師隊伍的和諧穩定和教育教學質量的提升。實施高校教師“以聘代評職稱帽子輪動制”,在全面深化高校教育體制改革中具有重要的引領價值?!耙云复u職稱帽子輪動制”有利于打破一評定終身的一勞永逸,營造公平公正、公開透明的競爭環境,避免主觀因素對教師職稱評定問題的干擾,調動教師工作的激情與熱情,提高教育教學工作效率;有利于去高校行政化,最大限度根除職稱評定中滋生腐敗的土壤;有利于推動教育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有利于我國教育體制改革大步拓進,營造和諧穩定的教育環境,建設教育強國。

  關鍵詞:高校教師;以聘代評;職稱帽子輪動制

  作者簡介:關振國,西北農林科技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副教授。

  基金項目:陜西省教育科學規劃項目“陜西省高校教師隊伍穩定性制度設計研究”(SGH20Y045)

  一、高校教師職稱制度存在的問題

  在相當長時期內,高校教師職稱制度對調動教師工作的熱情,提升教師的工作效率,打造具有競爭力的學術環境起到了一定的推動作用。但是,高校教師職稱制度在取得成就的同時,也在一定程度和范圍內呈現出諸多問題。

  首先,從高校職稱制度內容本身來看,職稱內容標準或超出教師能力所及,或落后于時代發展的步伐不能與時俱進,或變化太快,以至于教師取得成績的速度趕不上職稱標準變化的速度,或缺少創新創造,脫離學校和教師實際,照搬照抄兄弟院校職稱評定標準為我所用。比如,有些學校規定教師在《人民日報》理論版或《光明日報》理論版發文的字數,需達到3000以上,而實際《人民日報》或者《光明日報》理論版的常態化理論文章均在3000字以內,這充分說明制定標準的人不了解實際,憑主觀判斷來制定標準。又如,有些高校尤其是某些非文科院校,給社會科學類教師制定只有發在頂級雜志的論文才可以評定職稱,經常制定一些要求“螞蟻飛上天”等非常態規制。

  其次,從高校教師職稱評定的過程來看,相當數量的高校教師在現有職稱評定規制下,整天疲于應付各種名目繁多而無效的“練兵課”“示范課”“標兵課”“劇本課”,每天忙亂于課題立項,絞盡腦汁想盡辦法競爭各種獎項,通過各種途徑獲得更多勝算的機會,教師間在職稱評定中更是明爭暗斗、矛盾重重。與此同時,很多高校限定職稱評定名額,將很多達到甚至超過既定標準的教師排斥在應有職稱之外,嚴重傷害了教師的工作熱情。

  再次,從高校教師職稱評定的結果來看,在職稱評定中,勝出者一勞永逸,在職稱評定后較少關心教學、科研,整天忙碌于各種講座、報告、點評、指導。與此同時,評職失敗者的工作熱情受到嚴重打擊,工作的積極性、主動性、創造性的發揮和內在潛力的充分挖掘,以及能量最大化的實現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響。

  最后,從高校教師職稱評定的綜合弊端來看。在職稱評定背景下,職稱評定使教師勞動和日常生活與交往都或多或少呈現異化的傾向,教師“言必談職稱”,走不出職稱評定的“怪圈”。同時分散了教師對教育教學的投入,忽視了對學生個體的關注。

  因此,從當前高校職稱評定的實際出發,正確認識高校教師職稱評定中存在的問題,找尋積極改革與完善現有高校教師職稱制度的對策,打破僵化固化思維,去他力作用的空間,嘗試實施“以聘代評職稱帽子輪動制”,打造一種公平、公正、透明、高效、科學、合理、去除主觀人為因素干擾、去除終身制的職稱評價晉升體系,對于充分調動高校教師工作的積極性、主動性、創造性,避免高校教師收入和地位的“兩極分化”,建構和諧校園,構建良好的師師、師生關系,創造公平公正的競爭環境,提升教師的幸福指數,具有重要的時代價值。

  二、“以聘代評職稱帽子輪動制”的含義

  “以聘代評職稱帽子輪動制”是指,高校教師在職稱評定中打破傳統的職稱一評定終身,為克服和避免高職稱教師低效、無效、消極工作,而采取的一種科學合理的、去除人為主觀因素干擾的、倡導公平競爭的職稱評聘方式。其基本內容包括如下幾個方面:

  第一,將“固化”的教師職稱變為“活化”的帽子。以往教師職稱都是一評定終身,一名教師只要評上一級職稱,那么這個職稱就永遠屬于這名教師直至退休。不管他是否依舊努力工作,是否繼續從事研究,是否繼續服務社會,永遠都拿對應的工資,永遠都擁有更多的機會?,F在我們要做的就是從根本上改變這一職稱評定模式,讓職稱變成帽子流動起來、轉動起來,讓不同貢獻者戴上對應職稱的帽子,避免一勞永逸、一評永逸的陳舊職稱制度。因此,各高校要根據教師名額確定不同職稱帽子的比例和數量,既要體現激勵的人性化,又要彰顯其原則性和規制性,真正使職稱變成“帽子”掛在墻上。

  第二,各高校要制定職稱帽子的綜合考核標準。這個標準要從各學校的實際出發,具體明確教學、科研、服務社會、創新創造的相關內容規定,針對具體情況分門別類實行賦分量化,根據教師每年年終的工作業績進行綜合考評,實施積分量化,按照積分的高低,通過聘任的方式,將職稱帽子合理地戴在相應教師的頭上。

  第三,明確考核時間和頻率。各高校要明確每年考核一次,這樣可以加快職稱帽子的流轉速度,更好發揮流動職稱帽子的引領作用。將每年的年終作為年度考核時間,可以規避與教學的沖突,使教師可以集中精力應對考核評價,避免矛盾疊加的聚合效應。

  第四,要建構嚴格的考核機制。學校的人事部門要從實際出發,在進行充分調研的基礎上,本著實事求是,不超越、不脫離、不落后于現實的原則,制定科學合理的考核評價標準。同時,要組建客觀公正的考核評價工作小組。學校主要領導擔任組長,人事處處長擔任副組長,各學院的一把手擔任組員,學校紀委書記承擔監督職責,具體考核數據的累計由各學院辦公室負責完成,考核之后要進行及時匯總糾錯,對教師的考評結果以及對應的職稱帽子進行公示。公示期間,學校紀委要做好教師的申訴處理。

  第五,要做好相關部門的配套服務工作。各學校人事處要根據考核結果對教師給予及時聘任,頒發聘書,聘期為一年。財務處要對接人事處的聘任結果,兌現職稱工資。從“以聘代評職稱帽子輪動制”的目的來看,就是要通過這種新制度給全體教師創造公平競爭的工作環境和機會,在最大限度調動其工作的熱情和工作的積極性主動性創造性,避免在職稱評定中“挖門子”“找關系”“打招呼”“送票子”“賠面子”等問題的產生,給高校教師創造安心清心靜心舒心的工作環境,使其全身心投入到教育教學工作,真正對學生、學校、國家、社會和人民負責。

  實施“以聘代評職稱帽子輪動制”,旨在從根本上遏制教育腐敗,避免教師職稱評定中各種主觀因素、人情因素的干擾,使職稱評定權力掌握在教師自己手中,掌握在個人努力、團隊合作的前提下。學校領導只負責考核標準的掌控、考核制度的制定、考核過程的監管、考核結果的認定、各部門工作的協調與配套,做好特殊人員的思想工作。概而言之,就是在高校教師職稱評定問題上,打破教師職稱終身制,根據業績合理配置職稱帽子。讓合適的人戴合適的帽子,讓合適的帽子戴給適合的人。

  三、“以聘代評職稱帽子輪動制”的實踐價值

  1.實施“以聘代評職稱帽子輪動制”有利于打破高校教師職稱終身制,營造公平公正的競爭環境,充分調動全體教師的工作激情與熱忱。

  實施“以聘代評職稱帽子輪動”制度的出發點,就是從根本上廢除高校教師職稱終身制,避免一勞永逸。高校每年不再評定職稱,而是根據學校發展的近期目標和遠景規劃,制定一個可行性強、可量化的考核評價制度。具體來講,就是高校對每一項考核任務實施科學合理的分數量化標準,在年終考核時對每名教師完成的任務取得的成績實行積分累計,通過積分累計的方式分別賦予教師相對應的職稱帽子。當然,其前提就是學校要明確各單位不同職稱帽子的數量。帽子不是固定在某些教師身上,而是作為一種“輪動資源”真正動起來。根據每年對教師的綜合業績考核評價結果分別給予不同的教師,教師根據所戴職稱帽子的不同來獲得不同的待遇。

  同時,我們要注意:其一,要求考核內容合理、量化指標合理、量化分數合理,不超出教師的身體和能力承受范圍,考核班子要公平公正、實事求是;其二,“以聘代評職稱帽子輪動制”并不是意味著每個人都能戴上理想職稱的帽子,而是要根據每年的考核結果來最終確定“花落誰家”。所以,根據年終考核結果可能會出現原有低職稱戴上高職稱的帽子,原有的高職稱可能也會戴上低職稱的帽子;其三,實施“以聘代評職稱帽子輪動制”的一個前提,就是原有職稱歸零,忽視先前高校教師的既有職稱,再把他們放在同一個平臺上進行競爭;其四,為了避免能上不能下、能進不能出,每一年要對全體教師實施嚴格的綜合評價考核,這樣既能避免高職稱人員怠工懶工磨洋工,又能在最大程度上調動原有低職稱教師的工作激情,充分發揮他們的聰明才智,以飽滿的狀態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

  通過實施“以聘代評職稱帽子輪動制”的考核評價體系,有利于在同一個平臺、同一種考核內容、同一個考核標準的基礎上,讓全體教師投入到積極的工作狀態中,從而使全體教師在沒有精神壓力、沒有后顧之憂的舒適環境中積極努力工作,充分展示自己的才華與能力,實現人生價值的最大化。

  2.實施“以聘代評職稱帽子輪動制”有利于去高校行政化,最大程度上遏制人治與腐敗問題的產生。

  相當數量的高校存在著不懂教育教學的行政人員給教師制定職稱評定制度的問題,甚至相當數量的職稱文件是過時或照搬照抄而來。這些職稱評定文件的內容和標準,要么嚴重超出教師的能力范圍、要么內容過時落伍、要么規定和標準搞“一刀切”,要么存在著這樣或者那樣的常識性錯誤,過于粗線條,缺少可行性的內容。教師理解起來含糊其辭、模棱兩可,去相關部門詢問,往往遭到冷眼或各部門相互推諉扯皮。很多教師在職稱政策和文件解讀問題上千差萬別,甚至出現很多鬧劇和笑話。

  實施“以聘代評職稱帽子輪動制”,一方面,減少了高校職稱管理部門的工作壓力,避免政出多門,相互推諉扯皮、推卸責任,他們只需要對于學校的考核評價政策,面向全體教師進行一次認真負責任的解讀培訓,而不是整天忙于非專業化的職稱文件內容和標準出臺或教師職稱評定。職稱管理部門的任務就是,每年審核教師的考核評價結果是否精準到位、是否真實、是否存在紕漏,然后將教師本人簽字最終無異議的考核結果一一賦予不同的職稱帽子,并將精準的名單傳遞給財務部門兌現教師的工資收入。另一方面,避免了在教師職稱評定中存在的“人治權治”問題。使全體教師在每年的綜合考核評價有章可循、有據可依、有理可遵。避免了以往高校教師職稱評定中受各種不確定性因素影響、受各種非客觀因素限制或左右的問題,避免了教師在不科學不合理的職稱晉升體制下寢食難安、心力交瘁,避免了既要努力工作、又要找領導套近乎,避免了既要努力認真準備材料、又要四處打探摸清誰是掌握自己命運的“大人物”等有損教師形象和尊嚴現象的發生。同時,“以聘代評職稱帽子輪動制”使教師真正通過自身努力掌握命運,而不是將自己的命運掌控在別人手中,有利于最大程度上遏制人治,遏制由人治產生的腐敗,進而讓教師主動而不是被動地工作。

  3.實施“以聘代評職稱帽子輪動制”有利于教育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實現。

  高校教師職稱制度改革是我國人事體制改革的重要組成部分,牽涉到我國政治體制改革整體推進的速度、力度和效度。高校是我國培養人才的主陣地,高校教師職稱評定制度是否合理,關涉到教師積極性、主動性和創造力的充分調動,牽涉到高校人才培養的質量,是關涉民生的重大問題。

  一方面,大刀闊斧地推進高校教師職稱評定制度改革,建構科學合理的高校教師職稱評定制度是高等教育治理體系現代化的重要內容,也是在實踐中落實人性化高校教師職稱評定的前提條件和基礎性工程。實施“以聘代評職稱帽子輪動制”,有助于在全社會打造公平競爭意識,最大程度上去除因為“一評定終身”導致的巨大工資差距而產生的負面影響。

  另一方面,通過高校教師職稱評定制度改革,可以提高高校領導的戰略思維、邏輯思維能力和水平,強化政治站位本領,提升全心全意為廣大教師服務的意識,有助于高校相關部門從繁瑣重復的業務中脫離出來,為高校教師的成長創造一個安心、精心、清心、順心、不鬧心、不焦心,全身心投入到教育教學的工作生活環境。主要領導和相關業務部門可以集中精力對“以聘代評職稱帽子輪動制”為核心的高校教師職稱考核評價制度進行精心設計、合理規劃、嚴格監督,盡最大努力使這項制度更加完善,考核標準更加公平精準,實施過程更加縝密無縫,而不是當作臨時性規制給予輕視或者忽略。另外,學校相關領導要真正貫徹落實“以聘代評職稱帽子輪動制”的職稱評價考核制度,還要做好高職稱教師的思想工作,使他們從內心深處服從大局、支持改革,在條件具備的高??梢宰裱欢ǖ哪挲g劃分,比如規定3年內即將退休或長期病休的教師可以不參與改革,讓他們在思想上做到“通情達理”,在實踐中作為改革的主力軍和推動者,全力推進高校教師職稱體制改革。

  4.實施“以聘代評職稱帽子輪動制”可以引領中國教育體制改革的大步拓進,營造和諧穩定的教育環境。

  教師職稱是教師的核心利益,不同職稱之間最大的差距就是收入差距,我國實行的是按勞分配,質量和效率兼顧,而不是依據職稱、年齡進行分配。因此,作為引領中國教育,培養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人才主力軍的高校教師,要真正發揮其引領作用,就要建構科學合理人性化的綜合考核評價體系。高校教師職稱改革作為中國高校職稱體制改革的先鋒和先遣軍,其所產生的積極意義必將最大限度對我國其它教育領域的體制改革起到引領、榜樣和示范作用。在高校教師職稱改革引領下,全國教師職稱改革必將爆發出前所未有的生命力,從而使全體教師在一個科學合理人性化的職稱晉升制度中幸福工作、開心生活。去除各種主觀和不確定性因素干擾的“以聘代評職稱帽子輪動制”,必將在最大限度上調動教師工作的無限潛力和熱情。廣大教師終將以主人翁的精神,以新時代知識分子的高度熱情和風貌,開創教育體制改革的新篇章。同時,科學合理的高校教師職稱制度改革,可以最大限度增加師師、師生、干群之間的團結,減少由于職稱利益差距所導致的各種內卷效應和各種內耗,有利于各類學校進一步深化改革,有利于和諧穩定的校園環境的打造和安全有序的社會環境的營造。

  “以聘代評職稱帽子輪動制”,是高校教師職稱制度改革的一次重大創新和嘗試,從制度的提出到落實,必然要經歷一個利益博弈的過程,不可能一帆風順,畢竟高校教師職稱制度改革會觸及一些既得利益者,在這次“大型手術”中必然要有陣痛。但是,要從中國高等教育改革的大局出發,高校領導干部和行政機關要做好高校教師的思想政治工作,從大局出發、以大局為重,樹立“四個意識”,通過高校教師職稱制度改革,將高校教師隊伍打造成一支具有強大生命力、凝聚力和戰斗力和強烈的改革創新精神的團隊,為中國高等教育體制改革做出更大貢獻。

  參考文獻:

  [1]楚江亭、李文輝、李廷洲:《新一輪省級高校教師職稱政策研究——基于12省份政策文本的分析》,《高校教育管理》2019年第2期,第108頁。

  [2]黃培益:《當前高校職稱評審現狀與對策》,《人力資源》2020年第18期,第60頁。

  [3]林林:《高校教師職稱評審中的問題與對策》,《產業與科技論壇》,2020第4期,第256頁。

  [4]王紅、鄔志輝:《鄉村教師職稱改革的政策創新與實踐檢視》,《中國教育學刊》2019年第2期,第42—47頁。

  [5]馬國順、甘真瑋:《“雙一流”建設下高校教師職稱改革的困境與突破——基于布迪厄社會學理論的視角》,《高校教育管理》2018年第6期,第107頁。

作者簡介

姓名:關振國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畢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直接看的av网站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