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理論經濟學 >> 微觀經濟學
【網絡文選】企業縱向并購與合謀均衡
2021年05月31日 09:54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2019年第8期 作者:葉光亮 程龍 字號
2021年05月31日 09:54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2019年第8期 作者:葉光亮 程龍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并購重組是企業資源整合的重要途徑。并購重組的反競爭效應,在反壟斷執法領域一直備受關注。該效應主要可分為單邊效應(unilateral effects)與協調效應(coordinated effects)兩類。單邊效應指并購減少市場中企業的數量,將參與并購的企業外部競爭內部化,并購企業得以在單方面定價過程中提高價格,減弱市場競爭程度。單邊效應體現在差異化產品定價等諸多市場競爭關系中,是并購對市場的直接影響,在并購審查時備受重視。協調效應指并購通過改變市場競爭結構,引發市場中全部企業潛在的協調合作結構變化。企業間合謀是并購協調效應的重要表現形式。

  縱向并購對競爭的影響并不直接。芝加哥學派認為,縱向并購不一定損害市場競爭??紤]縱向并購對于企業單邊競爭的影響,ReyTirole發現,縱向一體化可以幫助上游壟斷企業獲取行業壟斷利潤。Ordover、SalonerSalop認為,縱向并購可以通過垂直封鎖(vertical foreclosure)提高競爭對手的成本。Chen以及ChenRiordan對該思想進行拓展,發現縱向一體化可以推高下游企業成本,減弱市場競爭。HunoldStahl則發現,下游企業可以非控股并購有效率的上游供應商,將外部競爭內部化從而提升行業利潤。以上對縱向并購動因的解釋可以總結為:企業通過縱向并購提高壟斷力量、減弱市場競爭的壟斷動機說。此外,還包括生命周期說、技術經濟說和不確定性規避說等。

  考慮一個存在縱向結構的行業。

  上游企業以固定邊際生產成本,生產完全同質的中間產品,并將中間產品銷售給下游企業,再加工為最終產品,由下游企業向消費者出售。中間產品以1∶1的比例轉化為最終產品。再加工成本標準化為零。下游企業生產的最終產品間的競爭,為同質產品的產量競爭(或者存在差異化的產量、價格競爭等形式)。

  上游企業同時向下游提供供應中間產品的兩部收費契約,即從量費和固定費。其中,從量費指購買1單位中間產品支付的價格;固定費指契約一旦被接受,要支付的固定費用。下游企業要么接受要么放棄上游企業提供的契約,不存在議價的余地。與此同時,下游企業根據均衡時的中間品契約,選擇各自的價格(或產量)。

  市場競爭中的企業進行生產銷售重復博弈。重復博弈的每一期分為以下三個階段:

  1.定價階段:上游企業同時向下游企業提供公開的契約;同時,下游企業承諾最終產品的價格(或產量)。

  2.契約接受階段:下游企業同時選擇接受上游企業的契約,并支付該契約的固定費部分。若存在多個相同的最優契約,下游企業等概率地選擇接受其中之一。

  3.消費階段:消費者根據最終產品的價格購買。下游企業從各自簽訂契約的上游企業處,購買相應數量的中間產品,以滿足最終產品的供應。企業利潤在本階段結束后實現。

  上游企業從下游企業收取的固定費,實際上只會改變行業利潤在上下游企業之間的分配,不會影響下游企業的定價或產量決策。對于任意滿足一般性假設的最終產品需求,存在使整個行業利潤最大化的最終產品價格(或產量)。當下游企業統一制定最終產品價格(或產量)時,整個行業的利潤最大。

  提高價格或限制產量的合謀,一般會損害社會福利。當縱向部分并購提高合謀穩定性時,合謀持續時間延長。另外,企業合謀時,縱向部分并購并不會改變行業最終產品的價格和產量,縱向并購的社會福利效應,因而與其對合謀穩定性的影響存在對應關系。如果縱向部分并購提高了合謀的穩定性,期望社會福利將下降;反之,期望社會福利將上升。從合謀角度考察縱向部分并購時,原則上應盡力避免促成穩定合謀的縱向并購行為的發生。

  當一家上游企業部分并購一家下游企業時,不失一般性地,考慮收購部分股權。部分并購分為:(1)取得被并購企業控制權的控股并購;(2)無法取得控制權的非控股并購。取得控制權的并購比例閾值受多種因素的影響,如優先股與普通股的比例構成、協議控制安排、公司規章制度以及一國范圍內公司法的約束。一般而言,51%的股權比例可以獲得被并購企業的完全控制權。

  縱向并購會打破上下游對稱的市場結構。在上下游都擁有市場力量的并購企業,其生產經營決策擁有相對競爭優勢。此時,如果依然維持合謀期壟斷利潤平均分配的話,并購企業將擁有較強的背叛合謀動機,不利于整個市場的合謀穩定。因此,為了提高合謀穩定性,并購企業在合謀時將分得更大的合謀利潤,以平衡其較強的背叛合謀動機。壟斷利潤分配在事后利潤轉移階段完成。下游企業的最終產品競爭均衡,不會受到縱向部分并購行為的影響。

  縱向部分并購后上下游市場不對稱,上游企業參與合謀的激勵存在差異,合謀均衡的穩定性條件需要分別進行分析。并購企業憑借縱向并購獲得利潤分配優勢。假設并購企業背叛合謀,降低中間產品契約價格。在契約接受階段,該契約被所有下游企業接受,并購企業將獲取單期行業壟斷利潤。與無縱向并購的情況相比,對并購企業背叛合謀的懲罰,將受到下游企業財務權益的制約。無縱向并購時,上游企業在懲罰期進行同質產品伯川德競爭,將持續遭受零利潤懲罰;并購企業部分并購下游企業后,在懲罰期會獲得單期納什均衡利潤, 即使合謀破裂,并購企業在懲罰期依然可以憑借在被并購企業的財務權益獲得利潤。正是因為進行縱向部分并購的上游企業在背叛合謀后,依然可以通過被并購下游企業的利潤獲得收益,降低了合謀懲罰對并購企業的威脅性,并購企業更容易背叛合謀。

  部分并購情況下,上游并購企業在下游被并購企業的財務權益,影響并購企業在懲罰期獲取被并購企業利潤的比例。并購股份越高,并購企業的背叛動機越強。而對于公司控制權,因為縱向并購是否獲取被并購企業控制權,并不影響并購企業在懲罰階段通過被并購企業獲取利潤的大小,所以取得控制權與否,并未直接影響并購企業的合謀穩定性條件。若企業間未進行部分并購,各企業依然對稱,合謀穩定性退化為無并購合謀的均衡情況。

  縱向并購不僅改變并購企業自身的穩定性條件,還會影響整個市場的合謀結構,改變其他上游企業的合謀動機??紤]未參與部分并購的其他上游企業,由此分為以下兩種情況。

  1.縱向控股并購

  當并購企業擁有被并購企業的控制權時,后者不會從其他上游背叛企業處購買中間產品。因此,當未參與并購的上游企業背叛合謀時,無法獲得被并購下游企業的中間產品市場,從而也就無法獲取經由被并購下游企業銷售的最終產品利潤。

  2.縱向非控股并購

  非控股縱向并購時,并購企業只獲取被并購企業利潤收益中相應比例的財務權益,而無法影響后者的生產經營決策。被并購企業在契約接受階段,以最大化被并購后剩余股權收益為目標,依然會接受其他未參與并購的上游企業的背叛契約,未參與并購企業的背叛利潤依然可以達到單期行業壟斷利潤。

  與無縱向并購合謀均衡相比,上游企業控股并購下游企業,可以防止被并購企業從其他未參與并購的上游背叛企業處購買中間產品,降低未參與并購企業的背叛期利潤,提高未參與并購企業維持合謀的動力。被控股并購的下游企業無法從其他上游企業購買中間產品的情況,就是縱向一體化中常見的市場封鎖(market foreclosure)。而上游企業對下游企業的非控股并購,則無法封鎖市場,無法有效防止被并購企業購買未參與并購的上游背叛企業的中間產品,從而會縱容背叛合謀的行為。

  默示合謀需要參與合謀的全部企業共同維持。為了研究整個行業合謀的穩定性,需要統一考察合謀各個參與者的合謀動機,進而得到維持合謀的行業臨界折現因子。合謀企業根據合謀動機的不同,調整合謀期的利潤分配比例,可得出控股縱向并購臨界折現因子最小化的分配比例。

  動態看,隨著并購比例上升,為了使合謀穩定,并購方在合謀均衡中將分配到更多利潤。行業壟斷利潤大于下游企業的納什均衡利潤。上游企業縱向控股并購下游企業,將促進上游企業合謀保持穩定。同時,縱向并購時上游企業獲取下游企業控制權的條件下,提高并購比例,會推高合謀臨界折現因子,結果反而會降低合謀穩定性。隨著并購比例進一步提升,合謀穩定性退化為縱向一體化的結果。

  相較于不并購,上游企業非控股并購下游企業,同樣可以獲得合謀期利潤的分配優勢。上游企業在下游企業的財務權益,使其擁有較強的背叛合謀動機。提高非控股并購上游企業的利潤分配,降低其背叛動機,有助于行業合謀穩定。與相同并購比例下的控股并購分配比例相比,非控股并購分配優勢弱于控股并購,上游企業對下游企業的控制權,將進一步提高前者在合謀利潤分配時的優勢。

  上游企業非控股并購下游企業,會降低上游企業間合謀穩定性,并隨著非控股并購比例的上升,降低作用更為顯著。綜合上述結果,可得到命題1。

  命題1:企業縱向部分并購影響企業間合謀的穩定性??毓刹①徔梢蕴岣吆现\的穩定性;非控股并購會降低合謀的穩定性。從控股并購與非控股并購自身來看,公司控制權不變時,合謀穩定性隨著并購比例的上升而下降。

  假設下游企業最終產品間進行古諾競爭(Cournot competition),并購比例提升將導致合謀動機下降。這是因為在懲罰期,并購企業能夠從被并購企業的財務權益中獲得收益,并購比例提升將增加該收益,進而減弱企業的合謀動機。未參與并購企業的合謀穩定性與并購比例無關,僅取決于控制權。因此,隨著并購比例逐漸上升,在非控股并購階段,并購比例上升使并購企業在合謀破裂后懲罰期利潤上升,提高并購企業的背叛動機,降低合謀穩定性;當達到控股并購時,當期行業壟斷利潤大于下游企業的納什均衡利潤,即控股并購通過市場封鎖,降低未參與并購企業背叛合謀動機的效應,優于并購企業背叛動機提高的效應,因此總合謀穩定性上升。

  上游企業對下游企業的非控股并購,將提高臨界折現因子,不利于合謀的穩定性??毓刹①弰t剛好相反,有利于合謀的穩定。并購企業部分并購下游企業,獲取被并購企業部分財務權益。并購企業背叛合謀時,可憑借在被并購企業的部分財務權益獲取收益,降低了懲罰對于并購企業背叛合謀的威懾力,增強了并購企業的背叛激勵。對于未參與并購的上游企業而言,并購企業控股并購,可以防止被并購企業在未參與并購企業背叛合謀時,轉而從背叛企業購買中間產品。這降低了未參與并購企業在背叛期的收益,從而減弱它們的背叛激勵。加之合謀期利潤分配的調整,未參與并購企業背叛合謀動機的減弱程度,大于并購企業背叛動機的增強程度,最終使合謀更加穩定。而非控股并購則未掌握被并購企業的控制權,無法防止被并購企業向上游背叛企業購買中間產品,上游未參與并購企業的背叛激勵不變,只存在增強并購企業背叛激勵的渠道,導致合謀穩定性下降。

  在公司控制權不變的并購比例區間內,合謀穩定性隨著并購比例的提高而降低。這是因為在不改變控制權的條件下,并購比例對合謀穩定性的影響,僅表現在并購企業取得被并購企業的財務權益,只影響并購企業在懲罰期獲得利潤的多少。因此并購比例上升,懲罰期利潤上升,并購企業更有動力背叛合謀,不利于上游市場合謀結構的穩定。

  上游市場企業間合謀穩定性的質變,源于上游企業對下游企業控制后的市場封鎖。因此,企業可能會出于穩定市場中合謀關系的考慮,縱向控股并購下游相關企業,實行縱向市場封鎖。對于縱向控股并購,特別是剛好達到臨界比例的并購,主觀上可能出于并購企業促成市場合謀的目的;即便并購企業無此意圖,客觀上該并購也存在引起潛在市場合謀的風險。反壟斷執法部門應當對控股并購可能引起的合謀,予以足夠重視,在考慮單邊效應的同時,加強對協調效應的分析。與控股并購相反,非控股并購反而會降低合謀穩定性。反壟斷執法機構對非控股并購案件進行審查時,可以酌情放松對于其協調效應的考量。

  進一步內生化并購問題,考慮企業內生選擇縱向部分并購比例。出于合謀結構的考慮,上游企業選擇部分并購的比例時,往往會全面權衡合謀的穩定性與合謀時的利潤分配。一方面,合謀穩定性隨著縱向持股比例的上升而下降。另一方面,較高的縱向持股比例將提高合謀時并購企業分配得到的利潤。因此,充分考慮合謀因素的企業內生并購行為,會在保證并購穩定性的前提下盡量提高并購比例,以便為并購企業在合謀期謀求盡可能高的利潤分配比例。

  上下游企業間的縱向并購行為間接影響合謀企業的利潤,對于存在合謀時的并購行為,不能僅考慮并購對企業決策的直接影響,還應考慮其對合謀穩定性的作用。并購一般不會影響市場價格、產量等因素,但會改變合謀懲罰條件,進而影響市場合謀結構。

  縱向并購導致的不對稱結構,反而會改變合謀期的利潤分配,降低未參與并購企業的背叛動機,進而促進合謀穩定。而且,不同于縱向完全并購可使企業獲得競爭優勢,進而擴大均衡市場份額的機制,縱向部分并購可以不直接改變市場競爭環境,通過影響合謀結構,間接地改變均衡時的利潤分配。

 

  (作者單位:葉光亮,海南大學、中國人民大學漢青經濟與金融高級研究院;程龍,山東大學經濟學院。原題《論縱向并購的反競爭效應》?!吨袊鐣茖W》2019年第8期。中國社會科學網 張征/摘)

作者簡介

姓名:葉光亮 程龍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文齊)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直接看的av网站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