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頭條新聞
21世紀馬克思主義世界歷史觀的敘事主題
2021年06月12日 08:13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2021年第5期 作者:吳宏政 字號
2021年06月12日 08:13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2021年第5期 作者:吳宏政

內容摘要:近代西方世界歷史理論包括三種范式,即休謨和盧梭為代表的“契約論范式”、康德為代表的“目的論范式”和黑格爾為代表的“神正論范式”。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摘  要:近代西方世界歷史理論包括三種范式,即休謨和盧梭為代表的“契約論范式”、康德為代表的“目的論范式”和黑格爾為代表的“神正論范式”?;谖ㄎ锸酚^的發現,馬克思完成了對近代西方世界歷史理論的范式革命,開創了世界歷史理論的“唯物史觀范式”。由此,馬克思世界歷史理論的敘事主題也發生了根本變革,即人類自身向著自己命運主宰者的回歸。進入21世紀,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時代判斷下“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構成了21世紀馬克思主義世界歷史觀的敘事主題。這一敘事主題為重新確立人類對世界歷史反思的自我意識,堅持在兩種制度并存條件下實現人類和諧共生的世界歷史觀,在“變局”中開展出確定性的“新局”,為尋求人類文明新的形態提供了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

  關鍵詞:世界歷史理論 范式革命 21世紀馬克思主義 人類命運共同體

  作者簡介:吳宏政,吉林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

    

  1883年馬克思逝世以后,他的繼承者們在他所留下的思想巨著中以及世界歷史的實踐變革中,沿著他所開辟的道路在探索中繼續前行。自然,馬克思逝世后的世界歷史發生了一系列深刻的變化。這其中,科學社會主義事業的發展是和資本主義的新變化交織相伴的。馬克思的世界歷史理論不斷在科學社會主義的發展中續寫著對人類命運的關懷。進入21世紀,馬克思所開創的以共產主義為目的的世界歷史理論,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開啟了新時代的敘事?!皹嫿ㄈ祟惷\共同體”作為馬克思世界歷史理論的當代敘事主題,是對經典馬克思主義世界歷史理論的當代續寫和時代創新。這一重大命題的提出,將深遠地引領21世紀馬克思主義的發展方向,對開拓人類文明新形態具有重大的指導意義。

  一、馬克思之前的世界歷史理論的三種范式

  托馬斯·庫恩在1962年出版的《科學革命的結構》一書中多次使用了“范式”(paradigm)這一概念。該詞源自古希臘語parade Gina。本意是指語言學中詞形的變化規則,但被庫恩賦予了新的含義,并因此在哲學社會科學界廣為流傳和使用。庫恩的“范式”一詞可以概括為四個方面的含義:

  其一,“范式”是用來評價科學革命的標準和尺度?!翱茖W發展中的非積累性事件,其中舊范式全部或部分地為一個與其完全不能并立的嶄新范式所取代”。其二,范式是科學家理解和解釋客觀世界的解釋原則、立場方法?!胺妒揭桓淖?,這世界本身也隨之改變了?!妒礁淖兊拇_使科學家對他們研究所及的世界的看法變了。只要他們與哪個世界的溝通是透過他們所看的和所干的,我們就可以說:在革命之后,科學家們所面對的是一個不同的世界”。其三,范式具有一定的普遍性,并且構成成熟的科學共同體或學派的穩定標志?!叭〉昧艘粋€范式,取得了范式所容許的那類更深奧的研究,是任何一個科學領域在發展中達到成熟的標志”。其四,不同范式之間是“不可通約”的,即不能用一個范式取代另一個范式?!翱茖W革命中出現的新的常規科學傳統,與以前的傳統不僅在邏輯上不相容,而且實際上是不可通約的”。

  從庫恩對“范式”術語的使用看,其認識論原理并不新鮮??档略岢觥叭藶樽匀涣⒎ā钡恼J識論原理,即人類憑借其先天的“范疇”去綜合經驗的表象,從而確立了客觀世界的規律。這實際上構成了庫恩范式理論所遵循的認識論原理。庫恩把“范疇”轉換成了“范式”,進而認為范式的改變決定了對客觀世界解釋的改變。因此,科學革命的本質是范式革命。本文使用的“范式”一詞借用了庫恩意義上的第二點和第三點含義,并在借鑒哲學界習慣用法的基礎上,賦予范式三點新的內涵:其一,“范式”一詞在哲學意義上被用作指稱對于同一個對象因為思維方式、價值取向的革命而形成的性質不同的原理體系,因而范式不僅用來評價科學革命,而且也適用于哲學革命。其二,前后相繼的兩個范式并非如庫恩所說的“不可通約”,相反,在辯證法的意義上,后一個范式是對前一個范式的“揚棄”。本文認為馬克思的世界歷史理論范式是對康德和黑格爾世界歷史理論范式的揚棄,并非完全不可通約。其三,范式革命不是以康德意義上的“主觀范疇”的先驗認識論原理為基礎的主觀性變革,而是在歷史唯物主義的意義上賦予范式以客觀歷史基礎,強調了范式革命的歷史客觀性?;谶@種對范式的理解,先梳理西方近代以來世界歷史理論的范式演進。

  (一)世界歷史理論的“契約論范式”

  西方經驗論哲學在探討人類社會歷史本質的時候,盡管各個哲學家之間有所不同,但他們都可以被歸結為契約論者。從霍布斯、洛克、休謨到法國的盧梭,共同構建了世界歷史理論的“契約論范式”。契約論起初是經驗論者探討國家共同體時提出的概念,這一概念一直影響到今天西方的政治哲學。盡管洛克、休謨、盧梭等的契約論存在一些差異,但歸根結底作為契約論的總體觀點是一致的。契約論者認為,人應該擺脫“自然狀態”進入“社會狀態”,才能保證個體之間避免霍布斯所說的“一切人對一切人的戰爭”。那么,進入“社會狀態”需要個體之間基于理性達成“契約”,并約定把個體的權利轉讓給“第三方”即“國家”,從而建立一個沒有沖突的共同體。國家內部通過契約達成了和解,那國家與國家之間的關系應該如何?如果國家與國家之間發生沖突,則國家內部也無法保證和平。因此,契約論者不約而同地想到,只有個體之間通過契約建立國家是不夠的,還必須使國家與國家之間同樣達成和解的“契約”。休謨指出各個王國之間必須“訂立條約”?!叭魏稳艘膊粫裢卣f,最莊嚴的條約在各個國王之間不應該發生效力”。于是形成了世界歷史理論的契約論范式。契約不僅是建立“國家”的范式,也是建構世界秩序的范式。各個國家之間也按照“契約”來建構世界秩序,從而達到世界歷史的終極目的。世界歷史理論的契約論范式包括如下幾個特征:

  第一,都從個體間契約推出國家間的契約,從而建立了世界歷史理論的契約論范式。從個體之間的契約關系推論出國家之間的契約關系,是契約論者的普遍做法。休謨在《人性論》中指出:“在任何一種交往中,政治團體都應當被看作一個法人;這種說法在一定程度上確是正確的,因為各國也像私人一樣需要互助?!笨档乱灿型瑯拥挠^點:“各民族間的自然狀態,正如各個人之間的自然狀態一樣,……各民族的一切權利以及各國通過戰爭獲得與保持的一切物質財富都僅僅是暫時的;這些權利和財產也能夠變成永久的,但只有當這些國家聯合成一個普遍的聯合體的時候,這種聯合與一個民族變成一個國家相似。只有在這種情況下,才可以建立一種真正的和平狀態?!钡诙?,契約論范式的目的是避免沖突并保護每個個體的“利益”?!昂推?、交易和互助的利益,就必然把個人之間所發生的正義概念擴充到各個王國之間”??梢?,這種“和平”是為了保護個體的“利益”。所以,休謨進一步指出:“那些規則發生于人類的協議,發生于人類在維持和平與秩序方面所獲得的利益?!钡谌?,都承認基于“自然法權”的個體獨立性。契約是以承認個體的自由權利為前提的,個體自由是天賦的自然法權,這是建立契約的人性假定。

  在西方哲學史中,康德以調和經驗論和唯理論著稱。他的世界歷史理論同樣存在二元論特征:一方面繼承了契約論范式;另一方面又開啟了目的論范式。啟蒙運動以來,契約論成為西方理解人類社會歷史的一種最通行的范式。它從自然法權或天賦人權這一“抽象的自然法”出發,提出構建國家共同體的契約論路徑。受休謨和盧梭的影響,作為世界歷史理論自然法學派的重要代表,康德在《世界公民觀點下的普遍歷史觀念》中以契約論范式探索了世界歷史的基本規律。他認為世界歷史的目的應該在國家與國家之間的“契約”基礎上形成“各民族的聯盟”??档卵刂赃壿?,從一個國家內部的個體之間的契約關系,推及國家與國家之間的契約關系,從而提出“各民族的聯盟”這一建構人類社會共同體的契約論范式??档碌摹案髅褡宓穆撁恕笔瞧跫s論在世界歷史理論中的應用。然而,康德沒有停止于契約論范式,而是進一步建構了世界歷史理論的目的論范式。

 ?。ǘ┦澜鐨v史理論的“目的論范式”

  康德是經驗論的繼承者,同時也是經驗論的“掘墓人”。他自己承認:“就是休謨的提示在多年以前首先打破了我教條主義的迷夢”。從此他開始探索經驗論的弊端,并提出了“先天綜合判斷”。在他的世界歷史理論中同樣如此。一方面他繼承了契約論而提出“民族聯盟”,但同時提出了世界歷史的“合目的性”問題。實際上,“合目的性”問題并非康德首創。亞里士多德已經提出大自然的“合目的性”問題。但關于世界歷史的“合目的性”問題亞里士多德沒有更多論述。到了文藝復興時期,意大利思想家但丁意識到世界歷史的“合目的性”問題。但丁認為,關于世界歷史必有一目的,而且只能通過永久和平才能實現。他在《論世界帝國》中提出:“由于在行動方面,最終目的是一切行動的原理和動因——這是因為行為者首先是由最終目的所推動的,所以為了達到這一目的而行動的任何理由都必須來源于這一目的?!笔澜鐨v史的一切運動都因為有最終目的才是有意義的。而且,但丁認為這一世界歷史的目的不能是多元的,只能是唯一的?!叭绻姓J某種文明有一目的,另一種文明又有另一目的,而不承認一切文明有同一目的,那就未免愚蠢可笑”。而這一目的是什么呢?但丁認為是“實現人類發展智力的能力”。那么,怎樣實現這一目的呢?但丁認為:“達到這一目標的最好方法是實現世界和平”。這可以看做世界歷史合目的性問題的早期雛形,這些思想深深影響了康德,并且為黑格爾開創世界歷史理論的神正論范式奠定了基礎。

  康德實現了世界歷史理論從契約論范式向目的論范式的變革。他提出世界歷史是“大自然的一項隱蔽計劃”。大自然是人類社會歷史的幕后策劃者,因而世界歷史的主體是“大自然”,而人不過是大自然實現其隱蔽計劃的“工具”。這顯然超出了契約論范式,開啟了理解世界歷史的“目的論范式”??档绿岢龅膯栴}是:世界歷史是否是“偶然的”?康德的答案是否定的。他指出,如果世界歷史全部是偶然的,人類就成為大自然的“玩偶”,因而人類的存在將毫無意義。所以,世界歷史就是人類最高意義的自我實現過程。在這一過程中,人既是導演又是演員??档乱阅康恼摰乃季S方式把“大自然的隱蔽計劃”作為世界歷史的最高目的,從而開啟了近代以來完全意義上的世界歷史理論的目的論范式。然而,這一目的論范式并沒有就此停留在“大自然的隱蔽計劃”,而是在黑格爾那里進一步上升到了“神正論范式”,至此世界歷史理論再一次實現了從目的論范式向神正論范式的演變。

 ?。ㄈ┦澜鐨v史理論的“神正論范式”

  受康德目的論范式的影響,黑格爾同樣認為人類社會歷史必定有某種“目的”,否則,歷史如果是人類雜亂盲目地聚集起來的“偶然”的無意義行為,那將是“被上帝當做了兒戲”。但是,在黑格爾看來,“大自然的隱蔽計劃”仍然沒有達到最高目的。他認為世界歷史的最高目的應該是“絕對精神”(他也稱之為上帝,因而構成了“神正論范式”)。因為“世界歷史”理論旨在為人類提供某種終極價值,以便使人類在每個現實環節中的活動都有意義,這即是黑格爾所說的“全體的自由性,與各個環節的必然性,只有通過對各個環節加以區別和規定才有可能”。因此,黑格爾把世界歷史看做“絕對精神”返回自身的自我實現過程。他認為拿破侖曾經是“馬背上的世界精神”。這意味著拿破侖并不是“絕對精神”本身,世界歷史的全部過程都是絕對精神的客觀化過程,而拿破侖不過是“絕對精神”在世界歷史中得以實現的“工具”。這樣,黑格爾把人類的歷史活動看做絕對精神實現自身的“手段”,而把絕對精神看做世界歷史的“目的”,從而把康德的目的論范式推進為神正論范式。

  馬克思曾把黑格爾描述的世界歷史運動稱為“神性的過程”。顯然黑格爾的世界歷史理論更具有基督教色彩,超出了康德的人學立場。西方哲學通常依據黑格爾提出的“國家是客觀精神”這一論斷而把他的《法哲學原理》稱為“神正論”,恩格斯引證黑格爾自己的話即“真正的神正論”。當代美國分析的馬克思主義學者艾倫·布坎南也認為:“黑格爾歷史哲學是神正論的”。

  正是在康德目的論范式的影響下,黑格爾在《歷史哲學》中繼承并發展了康德的世界歷史理論,并把這種目的論范式推向了極端。世界歷史的最高目的是絕對精神,而它在現實中的定在形態是國家與國家之間的關系。黑格爾不贊同康德以“民族聯盟”的契約方式實現世界歷史目的的觀點。他認為,國家之間無法達成契約,因為在現實中不存在一個凌駕于各個國家之上的最高權力,因而無法保證國家與國家之間達成契約的效力?!皣c國之間的關系是獨立主體間的關系,它們彼此訂約,但同時凌駕于這些約定之上”。這就等于說,國家之間的契約關系并不具有強制力作為保證。因此,世界歷史就表現為國家之間“達成契約—取消契約—達成契約……”的循環往復的狀態。而如果無法達成真正有效的契約,就意味著“永久和平”只是偶然的或僅僅是一個“理念”而已,在現實中不過是戰爭中隱含的“和平的可能性”。

  正因為國家之上沒有更高的權威,這就使黑格爾的世界歷史理論成為一種“超越性”的目的論,即只能把國家之間的關系寄托于“絕對精神”?!皣c國之間的關系是搖擺不定的,也沒有裁判官來調整這種關系,唯一最高裁判官是普遍的絕對精神,即世界精神”。黑格爾:《法哲學原理》,第398頁。對于這一世界歷史的觀點,伽達默爾也指出:“假如真的存在一種能夠唯一地限制相互接替的世界籌劃的普遍歷史運動的自在存在,那就顯然必定有某種超越一切有限的人的觀點的東西,有如向無限的精神所表現的那樣。但這就是創世秩序,它以這種方式而對一切人類的世界籌劃永遠保持著前定性?!痹趪抑系淖罡卟门泄僦荒苁恰敖^對精神”,但它永遠不能作為“定在”而發揮其效力。這就意味著依靠人類自己無法解決永久和平的問題。因為,每個國家在現實中只剩下本國的特殊利益和特殊意志作為“最高法律”,這即是通常說的“國家之間只有利益,沒有朋友”的原則。因為不存在“定在”的最高權力,黑格爾否定了契約的可能性,提出了不同于契約論的國家關系規則,這就是彼此相互“承認”?!八仨毻ㄟ^別國的承認才成為完善的。但是這種承認要求一項保證,即別國既應承認它,它也應同時承認別國”。這樣,世界歷史的目的就僅僅是一個“應然”的理念,即絕對精神本身的自由。而現實的國家充其量只能做到不斷地“為承認而斗爭”。所以,黑格爾認為,“永久和平”僅僅是世界歷史發展的“理念”,現實中不可能徹底消滅戰爭,于是世界歷史的現實過程表現為“消逝著的戰爭”。

  二、馬克思世界歷史理論的“唯物史觀”范式革命

  馬克思之前的世界歷史理論三種范式之間不是“非此即彼”的對立關系,后面的范式總是“揚棄”了前面的范式,從而形成了世界歷史理論的一系列范式革命。這些世界歷史理論后來被馬克思統統歸結為“解釋世界”的體系之中。馬克思通過對以往世界歷史理論范式的批判,開創了世界歷史理論的“唯物史觀范式”,并開啟了全新的世界歷史敘事方式。

 ?。ㄒ唬R克思對世界歷史理論三種范式的批判

  以往世界歷史理論的三種范式為馬克思創建自己的世界歷史理論提供了思想資源,但都存在著各自的缺陷。因此,馬克思首先清理了前此三種世界歷史理論的障礙。

  第一,馬克思對契約論范式的批判。在馬克思看來,國家并非是契約的產物,契約論的最大虛幻性在于,仿佛人們可以通過契約建立一個符合“公意”的國家共同體,但事實并非如此。馬克思的理由是:國家是一個階級統治另一個階級的產物,因而國家本身的目的就是“統治工具”,而不是建立在“公意”上的共同體。那么,統治階級和被統治階級之間是一種“契約關系”嗎?是被統治階級內部達成了契約,統一把自身的命運置于被統治階級之下嗎?顯然都不是。正如恩格斯所說:“國家是社會在一定發展階段上的產物;國家是承認:這個社會陷入了不可解決的自我矛盾,分裂為不可調和的對立面而又無力擺脫這些對立面?!币虼笋R克思看到,私有制下的國家實質是契約論提供的國家假象。由此馬克思才提出,國家本身也應該消亡。這樣,馬克思站在歷史唯物論的基點上揭穿了契約論國家學說的虛假性。

  契約論者承認“天賦人權”,但天賦人權在契約論體系中不是目的,而是契約的條件。因為,只有每個個體都具有天賦人權下的平等主體資格才可以訂立契約。而馬克思認為在資本主義社會中,甚至有文字的歷史以來,一切歷史都是階級斗爭的歷史,根本不存在所謂的“契約”。因此,資本主義國家根本不是契約的產物,而是資產階級統治和剝削無產階級的“工具”,是資產階級制造并保護自身利益的手段,而非與工人達成“契約”的結果。

  如果國家內部的契約是共同體的幻象,那么,世界范圍內的國家與國家之間的關系更是一個虛幻的騙局(但丁和黑格爾都看到,國家與國家之間的聯合體要比國家內部個體之間的聯合體更加松散)。因而馬克思對契約論的批判揭示了世界歷史理論契約論范式在構建世界共同體上的無效。從根本上來說,契約論范式作為“資產階級抽象法權”的產物無法深入世界歷史的內核,無法為人類提供具有歷史內涵的文明形態。而馬克思看到,世界歷史是人類通往自由和解放的社會形態或生產方式演進史。在私有制下,世界各民族之間是無法達成“契約”的,因此康德所提出的“各民族的聯盟”僅僅是抽象的法權觀念產物,因而同樣是虛假的聯合體。馬克思提出了“國家的消亡”和“民族的消亡”,世界各民族的融合不是通過契約,而是通過消滅私有制而達成的。

  第二,馬克思對目的論范式的批判。馬克思也承認,世界歷史必然是有其終極目的的,否則人類的生活實踐無法獲得終極根據。但是,無論是康德還是黑格爾,其目的論的本質是在“反思”的思維中被確立起來的。這就導致了世界歷史目的是建立在“唯心史觀”基礎上的,說到底是哲學世界觀的根本區別。為此馬克思進一步批判了目的論范式。

  首先,如果在唯心論意義上確立世界歷史的目的,其結果必然抹殺人類自身在世界歷史中的主體地位。以黑格爾為例,他把絕對精神看做世界歷史的主體,因而個體的“人”被視為無關緊要的存在?!耙粋€‘世界歷史個人’……這樣魁偉的身材,在他邁步前進的途中,不免要踐踏許多無辜的花草,蹂躪好些東西”。這意味著作為“個體”的人在絕對精神實現其自身這一最高目的中難免要失去自由。而馬克思則明確主張“每個人的自由發展是一切人自由發展的條件”。也就是說,人類全體的自由是以“每一個人的自由”為前提的。

  其次,馬克思認為世界歷史的形成實質是人類創造歷史的過程,是世界向人類來說的生成過程,因而人類既是世界歷史的“導演”,同時也是世界歷史的“演員”??档卤M管提出了這一思路,但把“導演”的位置交給了“大自然的隱蔽計劃”,因此在康德的目的論范式中,人類并沒有成為真正的“導演”,而僅僅是世界歷史舞臺上的被大自然所支配的“演員”,甚至是“玩偶”。

  最后,目的論范式僅僅停留在抽象法權的概念框架內,世界歷史的目的仿佛是在人類現實世界的“彼岸”。而馬克思認為世界歷史的目的就在現實的社會生產關系中才能實現,世界歷史不僅是“合目的”的,而且同時也是“合規律”的。馬克思批判了沒有科學規律作為基礎的單純的抽象目的論。正是因為這一點,世界歷史作為“科學社會主義”的運動才獲得了新的“實證科學”的基礎。

  第三,馬克思對神正論范式的批判。黑格爾認為,世界歷史理論是“反思”已經發生和完成的世界歷史進程,是“事后思索”的產物。世界歷史是從最高的目的——絕對精神開始的,而不是契約論范式所認為的從國家和民族的聯盟開始的。黑格爾在《法哲學原理》中批評了盧梭的契約論范式?!捌跫s乃是以單個人的任性、意見和隨心表達的同意為其基礎的”。與契約論范式從國家推出世界歷史一樣,世界歷史的神正論范式也是從國家的神正論范式擴展而來的。黑格爾認為,國家是地上的精神,世界歷史也是絕對精神自我實現的全部過程。關于黑格爾的世界歷史理論的反思性本質,他在《法哲學原理》中有過明確的比喻:“密納發的貓頭鷹要等到黃昏到來,才會起飛”。這表明哲學只是當世界歷史已經完成之后,才能夠從已經完成的世界歷史中反思到世界歷史的必然性,亦即絕對精神的自我實現過程。黑格爾在哲學反思中構建世界歷史的“本質”,而不是在哲學思維中構建世界歷史的“未來”。

  相反,在馬克思看來,哲學是“改變世界”的,因而是在“將來時”的意義上看待哲學的。馬克思的世界歷史理論的范式就與黑格爾完全不同。哲學究竟是在世界歷史完成之后揭示其中的絕對精神,還是基于物質力量把握世界歷史的發展趨勢,這構成了黑格爾和馬克思世界歷史理論范式的根本區別。黑格爾的世界歷史理論是建立在“完成時”意義上的神正論范式,而馬克思則是建立在“將來時”意義上的唯物史觀范式。馬克思的世界歷史理論為人類提供了未來的理想,這是基于“改變世界”的哲學觀提出來的。世界歷史理論是為人類開創未來的,而不是“事后思索”的產物。這是唯物史觀范式對黑格爾神正論范式的革命性變革。正是因為這一范式革命,馬克思開啟了對世界歷史的建構性探索,形成了自己獨特的關于世界歷史的敘事主題:世界歷史是“人類自身向自己命運主宰者的回歸”的過程。

 ?。ǘR克思世界歷史理論“唯物史觀范式”的確立

  首先,唯物史觀范式的確立開始于馬克思對“世界歷史”概念的哲學范疇定位。早在《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馬克思就指出:“整個所謂世界歷史不外是人通過人的勞動而誕生的過程,是自然界對人來說的生成過程,所以關于他通過自身而誕生、關于他的形成過程,他有直觀的、無可辯駁的證明?!痹谏院蟮摹兜乱庵疽庾R形態》中馬克思又多次使用了“世界歷史”這一概念,這里列舉四處:一是“地域性的個人為世界歷史性的、經驗上普遍的個人所代替。不這樣,……共產主義只有作為占統治地位的各民族‘一下子’同時發生的行動,在經驗上才是可能的,而這是以生產力的普遍發展和與此相聯系的世界交往為前提的”。二是“無產階級只有在世界歷史意義上才能存在,就像共產主義——它的事業——只有作為‘世界歷史性的’存在才有可能實現一樣”。三是“各民族的原始封閉狀態由于日益完善的生產方式、交往以及因交往而自然形成的不同民族之間的分工消滅得越是徹底,歷史也就越是成為世界歷史”。四是“每一個單個人的解放的程度是與歷史完全轉變為世界歷史的程度一致的”。根據這幾處經典文獻可以看出馬克思賦予“世界歷史”概念的新內涵在于,“世界歷史”不是歷史學意義上的概念,而是關于人類自由和解放的“哲學范疇”,它關注的不是對歷史事實的客觀描述,而是帶著人類自由和解放這一目的去“反思”世界歷史的意義和價值。這繼承了康德和黑格爾觀念,尤其是黑格爾曾明確地把世界歷史概念提升到了哲學范疇的高度,對馬克思產生了重大影響。黑格爾在總結歷史研究三種方法的時候,提出了“哲學的歷史”這一治史方法,旨在強調以哲學的方式思考歷史,才能把握到歷史的目的。馬克思同樣在哲學所特有的思維方式中審視世界歷史,因此這一概念作為“哲學范疇”被納入歷史唯物主義。

  其次,唯物史觀范式立足于人類解放這一世界歷史目的。馬克思認為,世界歷史是從資本主義促成世界范圍內的“普遍交往”開始的。隨著資本的擴張,“資產階級,由于開拓了世界市場,使一切國家的生產和消費都成為世界性的了”。從而將不可避免地發生以下三種情況:一是伴隨著資本擴張,世界范圍內各個國家民族之間的交往廣泛擴大(最初是通過殖民擴張,后來通過世界貿易等多種形式),在經濟、政治、文化等各個領域出現相互影響、交融、滲透;二是世界范圍內形成了“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的無產階級革命。資本全球擴張的直接結果是促使無產階級隊伍在全球壯大,從而使各國無產階級聯合起來共同完成對資產階級的革命;三是作為無產階級領導的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結果,人類社會將進入資本消亡、階級消亡、國家消亡、民族消亡的新人類共同體。因此,在馬克思的意義上,世界歷史發展的終極目的是人類在資本、階級、國家和民族都消亡之后所形成的人類共同體,馬克思將其概括為“人類的自由和解放”。

  最后,唯物史觀范式的確立落實在馬克思對世界歷史主體的顛倒??档抡J為世界歷史是大自然隱蔽計劃對人類來說的實現過程,黑格爾則把世界歷史看做絕對精神實現其自身的過程。但無論是前者還是后者,人類都不是作為世界歷史的“主體”而存在的。人類不過是大自然或絕對精神實現其自身的“手段”。而馬克思則認為,世界歷史的主體不再是大自然和絕對精神,而是人類本身。世界歷史不是為了大自然如何實現它的隱蔽計劃,而是人類如何建立自身的存在意義問題。但這一意義既不能到大自然中尋找,也不能從“理性”中尋找,只能在感性的“現實的人”的實踐中尋找。馬克思因此完成了世界歷史“主體”從“大自然的隱蔽計劃”和絕對精神到“現實的人”的“顛倒”。

  總之,世界歷史理論的唯物史觀范式主要關注的是“人類命運應當向何處去”這一“世界歷史目的”問題。然而,對這一問題的回答哲學家們眾說紛紜,就像西方形而上學本身的命運一樣,仿佛“無一參與者能獲得盈寸之地”。概覽西方近代以來的哲學史,不同的哲學家對世界歷史目的的回答是各不相同,從而形成不同的“世界歷史理論范式”。而這些不同的回答之間并不是毫不相干的,相反,是緊密聯系在一起的。這種聯系表現在:后面的回答總是揚棄了前此以往的回答,因而這些不同的回答構成了世界歷史理論的“范式革命”。而這些范式所以不同,是進一步通過其內在的“敘事主題”呈現出來的。

 ?。ㄈR克思基于“唯物史觀范式”的世界歷史敘事主題

  馬克思世界歷史理論的范式革命,決定了其世界歷史理論的敘事主題必然隨之轉換。一般來說,世界歷史理論體系包括三個組成部分:其一,世界歷史的終極目的;其二,終極目的的實現方式;其三,通向終極目的的世界歷史運動過程的敘事主題。根據前文論述,以下是世界歷史理論各種范式構成內容的列表,根據這一列表可以更加清楚地理解馬克思世界歷史理論敘事主題的變革。

  

  首先要對馬克思世界歷史理論的敘事主題作以區分。世界歷史是人類(歷史主體)在時間延綿中通往終極目的(自由和解放),實現“人類自身向自己命運主宰者的回歸”的運動過程。因此世界歷史敘事主題可以分為“終極性敘事主題”和“階段性敘事主題”?!敖K極性敘事主題”是指在馬克思及其后繼者的全部科學社會主義理論當中一以貫之的主題。馬克思指出:“對社會主義的人來說,整個所謂世界歷史不外是人通過人的勞動而誕生的過程,是自然界對人來說的生成過程,所以關于他通過自身而誕生、關于他的形成過程,他有直觀的、無可辯駁的證明?!躁P于某種異己的存在物、關于凌駕于自然界和人之上的存在物的問題,即包含著對自然界的和人的非實在性的承認的問題,實際上已經成為不可能的了?!边@一論述表明,世界歷史是由人類自己的實踐活動所創造的,根本不存在一個凌駕于自然界和世界歷史之上的“異己的存在物”和“非實在性”的存在者。但是,不論是中世紀的“人在神圣形象中的自我異化”,還是資本主義時代的“人在非神圣形象中的自我異化”,人類始終沒有真正成為世界歷史的“主體”。馬克思的世界歷史理論的敘事主題是:人類如何向世界歷史的主體地位回歸。關于當代世界歷史的敘事主題,習近平同樣提出:“共同努力把人類前途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边@一論斷同樣表明人類至今仍然沒有完全掌握自己的命運,而人類應當成為自己命運的主宰者,亦即人類是構建自己命運共同體的主宰者。根據上述論斷,本文把馬克思世界歷史理論的終極性敘事主題概括為“人類自身向自己命運主宰者的回歸”?!半A段性敘事主題”是指,在科學社會主義發展的不同歷史時期,由于資本主義矛盾的新變化、資本形態的新發展以及資本邏輯運行方式的不同,導致科學社會主義批判資本主義的形式和內容各有側重,從而形成的特定歷史時期的敘事主題。在科學社會主義發展500年的歷史長河中,馬克思世界歷史理論的終極性敘事主題始終沒有改變,但其階段性敘事主題卻在不斷發生變化。

  作為馬克思世界歷史理論敘事主題的“人類自身向自己命運主宰者的回歸”,馬克思提出“五形態說”和“三形態說”兩種敘事邏輯。馬克思通過“五形態說”分析了人類社會形態的更替。世界歷史的發展呈現為人類社會形態在時間中的相繼更替過程。雖然這一社會形態更替在東方和西方之間存在著差異,以至于馬克思對東方社會提出了“跨越卡夫丁峽谷”的問題。但是,從總體上來看,世界歷史的發展進程仍然表現為社會形態的更替。在社會形態更替意義上,關于世界歷史理論敘事主題的根本觀點是:人類社會真正的歷史將從共產主義社會開始。關于這一點,我們可以從《共產黨宣言》中獲得根據:“至今一切社會的歷史都是階級斗爭的歷史?!鄙鐣螒B的更替大多是以階級斗爭的方式完成的。這種階級斗爭起初是在一個國家內部展開的。但是,隨著歷史轉變為世界歷史,階級斗爭已經超出了某一個或幾個國家的范圍,上升到了各個國家之間的斗爭。這種斗爭既是資本宗主國與殖民地之間的斗爭,也包括資本主義國家之間的斗爭,兩次世界大戰在本質上都是資本主義矛盾引發的世界級戰爭?!捌毡榻煌卑央A級矛盾引向了世界歷史的總體性沖突。人類社會總是在階級斗爭中完成社會形態的更替,而這種不停的階級斗爭在馬克思看來應該被終結。否則,社會形態的更替對人類來說始終都是災難,不過是“一部分人剝削另一部分人”的循環往復,也是階級斗爭的循環往復。這樣,契約論范式和目的論范式所主張的“人類永久和平”,在馬克思這里就被轉化為“消滅階級”這一敘事主題。因此,“消滅階級”構成了馬克思世界歷史的“消極目的”。這樣,世界歷史將被劃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是各個國家內部及其國家之間的“階級斗爭的歷史”;第二階段是作為世界歷史終極目的的共產主義的“自由人的聯合體”,即“每個人的自由發展是一切人的自由發展的條件”。因此,在馬克思看來,人類社會只有在共產主義階段,即真正的自由人聯合體的階段,才完成“人類自身向自己命運主宰者的回歸”,才開始進入真正的世界歷史,而此前的歷史都被馬克思看做“史前史”。

  通過“三形態說”,馬克思同樣確立了“自由人聯合體”這一世界歷史的終極目的(積極目的)。馬克思的世界歷史理論是和“人類命運”聯系在一起的,他把“自由人的聯合體”作為世界歷史的終極目的和敘事主題,其實質就是要實現人類的自由和解放,即“人類自身向自己命運主宰者的回歸”。對馬克思世界歷史理論終極敘事主題的概括,是根據馬克思對黑格爾世界歷史觀的顛倒獲得的。馬克思把黑格爾的“絕對精神的自我實現”顛倒為“人類自身向自己命運主宰者的回歸”。在馬克思的世界歷史理論中,人類社會是從原初的“人的依附性”,經過“以物的依賴性為基礎的獨立性”,再到“自由人的聯合體”的辯證法的否定之否定的發展過程。在馬克思看來,只有“自由人的聯合體”才是真正的共同體。他曾使用過不同意義的“共同體”概念,包括“自然形成的共同體”“虛假的共同體”“真正的共同體”。這三種共同體之間也是辯證法的否定之否定的揚棄關系。上述思想被概括為“三形態說”。需要說明的是,“三形態說”不是針對某一個國家社會形態變化而言的,而是在世界歷史的意義上提出的?!叭螒B”是馬克思提出的關于世界歷史目的自我實現的辯證邏輯。而“三形態說”呈現的邏輯進程就是“人類自身向自己命運主宰者的回歸”這一世界歷史的終極性敘事主題。

  西方自啟蒙運動以來,人類以巨大的理性力量展示出強烈的批判精神?!耙杏職膺\用你自己的理性!”是啟蒙運動的基本精神。這一精神背后蘊含著人類擺脫天命而在塵世中掌握自己命運的努力。馬克思的世界歷史理論致力于實現“人類命運應該掌握在人類自己的手中”這一信念,這實質是對啟蒙精神的揚棄,其世界歷史理論可以被視為西方近代啟蒙運動的“實踐論版本”。啟蒙運動針對“人在神圣形象中的自我異化”展開了批判。笛卡爾開啟的理性主義精神,經過康德到黑格爾,在“上帝的邏輯化”中摧毀了神圣形象的信仰直觀,使單純的信仰變成了從“先驗邏輯”到“思辨邏輯”的形而上學,從而通過理性邏輯消解了“人在神圣形象中的自我異化”。費爾巴哈不滿意黑格爾把“神圣形象”揚棄為“辯證邏輯”的做法,而是提出“宗教是、而且只能是人對自己的本質——不是有限的、有止境的,而是無限的本質——的意識”。從而進一步完成了“上帝的人本化”。至此,啟蒙運動完成了“人在神圣形象中的自我異化”的批判。而馬克思則完成了人在“非神圣形象中的自我異化”的批判。

  馬克思自覺承擔起了消解資本邏輯主導的人在“非神圣形象中的自我異化”的人類解放的使命。在歐洲進入資本統治的時代,人類命運掌握在作為“異己力量”和“物的依賴”的資本邏輯之中,這使人類再度失去對自身命運掌控的情況達到了極端形態。因此人類命運不是由人類自己所主宰,而是由人類親手創造的、客觀化了的、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資本邏輯”所操控和支配。正是為了從資本奴役及其“商品拜物教”中拯救人類命運,馬克思訴諸“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的世界歷史理論,探索出了人類命運主宰者向人類自身回歸的道路——這條道路被馬克思命名為“共產主義”。進入21世紀,隨著資本主義的新變化,馬克思的世界歷史理論在今天開啟了新的階段性敘事主題。

  三、馬克思主義世界歷史觀的當代敘事

  馬克思的世界歷史理論所以能夠實現范式革命,核心是因為馬克思“世界歷史觀”的變革。正是因為唯物史觀的發現,馬克思確立了新的世界歷史觀,從此開啟了人類實現自由和解放的偉大敘事。進入21世紀,世界歷史發生了深刻的變化,既包括“時代之變”,也包括“歷史之變”?!皶r代是思想之母,實踐是理論之源”。這些深刻的時代之變和歷史之變,必然推動馬克思主義世界歷史理論在當代的創新和發展?!鞍倌晡从兄笞兙帧钡臅r代判斷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歷史主張一并構成了21世紀馬克思主義世界歷史觀的“時代內涵”和“歷史內涵”?!笆澜鐨v史觀的當代敘事”這一命題旨在表明,馬克思所開創的這場人類命運自我拯救的運動,在21世紀馬克思主義中薪火相傳,從而把科學社會主義的事業推向了新的時代。以下分別從敘事起點、敘事內涵、敘事邏輯和敘事圖景四個方面闡釋這一當代馬克思主義世界歷史觀的敘事主題。

 ?。ㄒ唬⑹缕瘘c:“后冷戰時代”馬克思世界歷史觀的新命題

  1848年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中提出了“至今一切社會的歷史都是階級斗爭的歷史”論斷,并且提出了通過無產階級革命實現人類自由和解放的世界歷史觀。二戰后兩大陣營進入了“冷戰時期”,而世界歷史的主題卻是“和平與發展”。然而,自冷戰結束以后,隨著全球化和新興經濟體的出現以及多邊主義的興起,打破了冷戰時期兩極對立的世界格局?!袄鋺稹痹浽谔囟ǖ臍v史時期為世界歷史基本格局提供了確定性。從世界政治格局角度看,當這一確定性在20世紀末被打破,世界歷史進入了“后冷戰時代”。將蘇東劇變作為“后冷戰時代”的標志性事件,是在國際政治層面對當代世界格局做出的判斷。這一概念旨在表明世界格局進入了不確定性時代。世界格局的不確定性沖擊著人類的思想世界,由此引發著世界歷史觀的重構。以美國為代表的一些資本主義國家繼續堅持冷戰思維,繼續推行“美國優先”“美國第一”“西方中心論”的世界歷史觀,倡導“零和博弈”“單邊主義”,以此對抗多邊主義。這就導致了世界歷史在冷戰結束后再一次陷入了不確定性。

  正是面向當代世界歷史不確定性的新形勢,習近平總書記創造性地提出了“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這一重大政治判斷。這一重大判斷是“后冷戰時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在“世界歷史觀”意義上的前提性創新和發展。習近平指出:“世界面臨的不穩定性不確定性突出”。這一命題直接指向的是“世界歷史目的”的生存理想。人的生命活動是有目的的生命活動,世界歷史也是如此。如果失去對世界歷史目的的承諾,世界歷史如果總是充滿不確定性,就意味著人類尋求終極關懷的本性在文明形態意義上的“坍塌”?!鞍倌晡从兄笞兙帧睙o疑是在“變局”之下隱含的對人類命運的關懷,其實質是重新尋求世界歷史秩序的確定性和穩定性,亦即打開世界歷史目的的當代反思空間。

  正是在這一背景下,“人類命運何去何從”這一“時代之問”被提到了世界歷史的發展日程。作為世界歷史理論唯物史觀范式的當代敘事,人類命運共同體思想是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在“世界歷史觀”意義上的創新和發展?!叭祟惷\共同體”從根本上來看,主要是在堅持“科學社會主義基本原則不能丟”的前提下,在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兩種制度并存背景下,如何在“求同存異”中實現“合作共贏”,破除資本主義“零和博弈”的“冷戰思維”,批判“逆全球化”“單邊主義”等思潮,為人類尋求新的文明形態這一新的“世界歷史觀”問題。同時,也是基于新的世界歷史觀提出的解決人類發展問題的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皹嫿ㄈ祟惷\共同體,建設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榮、開放包容、清潔美麗的世界。要相互尊重、平等協商,堅決摒棄冷戰思維和強權政治”。因此,人類命運共同體意味著對“冷戰思維”的超越,它在世界歷史觀的意義上呼喚著“后冷戰時代”的新文明形態。如何在“后冷戰時代”重新確立人類對世界歷史反思的自我意識,堅持在兩種制度并存條件下實現人類和諧共生的世界歷史觀,這是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不確定性中,對馬克思關于世界歷史觀的傳承與創新。

 ?。ǘ⑹聝群骸靶氯蚧瘯r代”人類命運的世界歷史性構想

  從二戰后到20世紀90年代,世界經濟隨著科技革命、國際貿易、金融資本等領域的發展,世界各個國家之間的經濟貿易活動形成了廣泛的普遍交往局面。世界范圍形成了一系列國際組織,尤其以世界貿易組織(WTO)為標志,形成了全球性的經濟貿易體制。這是繼二戰以來世界各國普遍交往,各國經濟緊密聯系在一起的一個嶄新時代,學術界稱之為“全球化時代”。2008年金融危機之后,全球化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戰。西方在民粹主義(populism)的影響下出現了“逆全球化”思潮。2014年4月7日,拉納·弗魯哈爾在美國《時代》周刊發表題為《逆向全球化》(Deglobalization)的文章,提出了“至少從目前看全球經濟一體化在逆轉,許多經濟學家和貿易專家開始談論一個各國都轉向國內的去全球化新時期”的觀點。還有西方學者使用“去全球化”“反全球化”等不同表述,但其實質大同小異。正是由于“逆全球化”的出現,人類命運遭遇了巨大的挑戰:一方面,逆全球化標志著原有的以資本邏輯主導的全球化遇到了困境;另一方面,世界各國的經濟貿易緊密相連,不可避免地在普遍交往中完成本國的生存發展。因此,從世界經濟體制的角度看,人類迫切需要構建一種以新的世界歷史觀為基礎的“新全球化”?!靶氯蚧瘯r代”是回應并克服“逆全球化”而出現的關于人類命運的世界歷史性構想。

  實際上,“逆全球化”背后隱含的是當代西方民粹主義的價值取向?!懊翊庵髁x”這一概念目前中外學界尚未有共識性定義,正如美國學者羅杰斯·布魯貝克所說的:“民粹主義完全是混雜的現象,很顯然,這種異質性限制了人們對民粹主義的概括?!钡?,按照桑德爾的說法,當代西方民粹主義思潮可以簡要地概括為“針對精英的反彈”。該思潮正在對世界歷史的發展趨勢產生廣泛的影響。民粹主義思潮有諸多形態,但學界通常把英國的“脫歐”和美國特朗普當選總統作為民粹主義興起的典型事件。民粹主義的興起是西方資本主義內在固有矛盾的體現。新自由主義推行市場至上的原則,促使資本的“異己力量”給社會中下階層帶來了身份認同危機,因而形成“反抗精英”的價值觀革命。而西方主流政治權威無法依靠本國自身的力量解決這一矛盾,因而按照資本擴張的本性,必然把這一矛盾“轉嫁”給世界其他國家,進而激發以“逆全球化”為標志的民粹主義思潮。民粹主義思潮興起表明,新自由主義在其主導的資本體系內部遇到了嚴峻的挑戰,而且是資本邏輯給自身帶來的挑戰。同時也表明,以金融資本作為主要資本形態的世界經濟秩序遭遇了嚴重的挑戰。

  由資本邏輯作為主導原則構建的全球化已經出現“裂痕”。這一裂痕最終表現為逆全球化、反全球化的出現。人類曾經依托“全球化”的平臺而達成資本邏輯體系的內部平衡。但是,今天民粹主義主導的逆全球化已經預示著必須開啟“新全球化時代”?!靶氯蚧辈煌谝酝Y本主導的全球化,是在新的世界歷史觀的倡導下,重新探索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全球化道路。這種“新全球化”要求作為世界歷史主體的人類應該把自己的命運放置在民族國家之間資本邏輯的駕馭之上。只有在這一維度上,世界歷史才能在人類主體的“價值審視”中完成全球化與人類命運的交相呼應。全球化如果在資本邏輯主導下發生,即便它滿足了人類對秩序的尋求,但也無法擺脫民族國家利益分化帶來的潛在的沖突。如果全球化是以人類自由和解放作為主導原則,它將會在這一價值訴求中實現它本應該承諾給人類的永久和平?!靶氯蚧瘯r代”因而不是徹底放棄了對全球人類命運內在關聯的承認,而毋寧說是一條超越資本邏輯為原則的新的全球化之路。

  從“全球化時代”到“新全球化時代”,不是簡單的世界歷史運動軌跡的表象式的變遷,而是“歷史轉變為世界歷史”在資本體系發展到更高層次之后的“螺旋式上升”。馬克思是在整個世界日益分裂成兩大對立階級的變局中探索人類自由和解放道路的,因此他提出“在批判舊世界中發現新世界”這一戰斗誓言?!芭f世界”中人類無法掌握自己命運,因而人類處在對“新世界”的渴望之中。這作為“時代精神”是通過馬克思的唯物史觀范式的世界歷史理論而投放到歷史自身的實踐邏輯之中的。而當代在“變局中開新局”的世界歷史主題,就必然以重建“新全球化時代”人類的相互依賴關系為基礎,構建屬于人類自己的命運共同體。在“變局”中開拓出確定性的“新局”,是人類文明新形態的可能之路。

 ?。ㄈ⑹逻壿嫞骸昂笮味蠈W時代”歷史辯證法的人類生存論向度

  海德格爾曾經把自古希臘以來的西方主流哲學概括為“柏拉圖主義”,其核心問題是“形而上學何以可能”,即建立統一的本體知識體系。然而,20世紀以來,以維特根斯坦、德里達、利奧塔、???、羅蒂等為代表的一批現代哲學家集中批判了西方形而上學,其核心思想可以概括為“拒斥形而上學”。誠然,這些哲學作為“時代精神的精華”,引導西方哲學進入了“后形而上學時代”。而馬克思在另外一條道路上,即唯物史觀的意義上完成了對形而上學的批判。正如海德格爾所指出的“隨著這一已經由卡爾·馬克思完成了的對形而上學的顛倒,哲學達到了最極端的可能性”。馬克思的歷史辯證法開創了批判形而上學思維方式的新形態,并以此為人類的生存確立了科學基礎?!罢麄€20世紀西方哲學拒斥形而上學、消解實體本體論的思想潮流,是與馬克思‘實踐觀點的思維方式’有著內在的一致性的”。當代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世界歷史敘事邏輯作為對馬克思歷史辯證法的繼承和創新,開辟了“后形而上學時代”歷史辯證法的人類生存向度。

  首先,人類命運共同體是對“零和博弈”形而上學思維方式的超越。當代西方世界歷史理論仍然受制于傳統的形而上學思維方式,堅持“非此即彼”的兩極對立思維方式,在當代集中體現在“零和博弈”理論中。與此不同,人類命運共同體思想堅持的是辯證法的思維方式,最大的特點在于承認矛盾并揚棄矛盾。對立統一是辯證法的基本規律,它堅持對立性是以統一性為前提,而統一性則以對立性為前提,兩者互為前提。這在中國哲學中的表述是“求同存異”。正是這一辯證法的“對立統一”原理,構成了人類命運共同體思想的認識論基礎。

  其次,人類命運共同體堅持“合作共贏”的辯證法思維方式。世界各國都有自己的核心利益。但是,各個國家或民族之間彼此利益交織在一起,因而每個國家的利益都是與其他國家利益相關聯的。但這種相關并非以“零和博弈”的形而上學方式發生;相反,要以求同存異的辯證法思維方式去把握,其結果就是“合作共贏”。而所以要超越這種兩極對立的形而上學思維方式,乃是因為人類都有共同命運和共同價值追求——可持續生存和發展?!翱沙掷m生存和發展”是使人類命運聯系在一起的共同價值承諾。辯證法的合理性也就在于,它揚棄了“你死我活”“零和博弈”的形而上學對立思維方式。形而上學思維導致的結果是人類無法實現“共生”,必有一方滅亡,因而不符合馬克思世界歷史永久和平的敘事主題。如果人類始終置身這種兩極對立的非此即彼的思維方式,就無法建立真正的共同體。當代“零和博弈”的形而上學思維方式,再一次證明了世界歷史理論契約論范式的虛假性。隨著資本邏輯發展到自我否定的階段,契約論范式的局限性再次暴露,它無法抑制今天的“單邊主義”“孤立主義”“霸凌主義”等,因而這些思潮的出現是世界歷史理論契約論范式無效性的典型例證。而人類命運共同體思想則認為,世界各國作為獨立的利益主體,是以彼此利益的相互承認為前提的,而不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而否定他國的利益,因而是在“個體利益”基礎上形成的“合作共贏”。這是“后形而上學時代”歷史辯證法的生存論向度。

  最后,人類命運共同體堅持“文明交流互鑒”的辯證法思維方式。每個國家都是作為獨立的文化價值主體而存在的。然而,在世界歷史理論唯物史觀范式下,馬克思預見到因為文化交融而最終導致“民族消亡”的前景。如果說國家的消亡是以階級消亡為前提的,那么,民族消亡則是以民族文化融合為前提的?!懊褡宓南觥笔侵?,各個民族之間因為廢除了資本邏輯的沖突,隨著文化的交融,而達成了民族之間的真正的和解,從而民族之間的矛盾和沖突都消失了。在唯物史觀范式下,民族消亡是在保持其自身的文化價值觀獨立性的基礎上實現的真正的共同體。習近平曾指出:“人類文明多樣性是世界的基本特征?!闭驗橛胁町?,因而才是共同體。人類命運共同體不是把各個國家和民族的文化獨特性廢除了以后形成的共同體,而是在尊重各自文化獨立性和彼此差異性基礎上構建的共同體,因而是辯證法意義上的“有差別的統一”。

 ?。ㄋ模⑹聢D景:“后資本邏輯時代”世界歷史普遍交往的新形態

  進入21世紀以來,資本邏輯發生了諸多變化,資本形態的運行軌跡已經從最初的產業資本、商業資本,經過金融資本,發展到了當今的“數字資本”形態。關于數字資本主義(Digital Capitalism),中西方學者有不同說法。1999年,美國學者丹·希勒在《數字資本主義》一書中指出:“在向新自由主義或以市場為動力的電信業轉變這一史無前例的進程中,新興數字資本主義的生產基礎與管理體制成為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眹鴥扔袑W者根據哈特和奈格里在《帝國》中的概念,將其概括為“數字帝國主義”?!拔覀兘裉烀媾R的時代,不是平臺和互聯網讓我們成為諸眾,去抵抗帝國的時代,而是數字帝國主義興起的時代,數字帝國主義意味著一種數字霸權興起”。而尼克·斯爾尼塞克則稱為“平臺資本主義”(Platform Capitalism)?!暗搅?1世紀,在數字技術變革的基礎上,數據越來越成為企業及其員工、客戶和其他資本家關系的核心。平臺已經成為一種新的商業模式,能夠提取和控制大量數據”。

  上述資本形態的演變,一方面為“后資本邏輯時代”的到來奠定了基礎;另一方面,盡管資本形態發生了一系列變化,但并沒有推翻馬克思對資本邏輯的批判,反而越來越證明馬克思對資本性質分析的真理性?!皵底仲Y本”的出現使金融資本躍上了新的臺階。正如哈特和奈格里所說的:“資本的欲望必須要用新鮮血液來滿足,必須不斷地尋求新領地?!比欢?,按照馬克思的觀點,無論資本形態發生怎樣的變化,“資本主義必然滅亡”這一世界歷史的最終趨勢不會改變,即奠基于資本主義的世界歷史“普遍交往”注定要自我揚棄。在資本邏輯主導的全球化遭遇挫折的情況下,資本邏輯暴露出金融壟斷、貿易壁壘、種族歧視、貧富分化、地區沖突、恐怖主義、生態危機等諸多弊端。其根源是資本邏輯主導的普遍交往,乃是以保護資產階級特殊利益為前提的,因而沒有真正形成人類的共同價值和共同利益。而馬克思主張世界歷史的目的就在于消除這一建立在資本邏輯規則上的普遍交往。因而,從前瞻性的角度看,超越資本邏輯并進而建構“后資本邏輯時代”新的普遍交往形態這一世界歷史性重任,構成了人類命運共同體主張的當代敘事圖景。

  作為21世紀馬克思主義的最新成果,人類命運共同體主張的提出,使超越資本邏輯的世界歷史性構想打開了空間并使其成為可能。世界歷史普遍交往的新形態何以可能?對這一普遍交往新形態的歷史性前瞻構想,是對馬克思世界歷史理論唯物史觀范式的當代拓展,也是21世紀馬克思主義世界歷史觀應有的前瞻性未來指向。這種新的普遍交往必然超越資本邏輯“零和博弈”的狹隘本性,在人類共同價值的基礎上超越利益分歧和對抗,嘗試建構新的普遍交往規則,在多邊主義的“合作共贏”的基礎上,揚棄以往資本邏輯的普遍交往形式。正是在這個意義上,人類命運共同體開創了馬克思世界歷史理論的當代敘事圖景。

  在資本邏輯的普遍交往規則中,資本主義國家把社會主義國家視為二戰之后的“冷戰”對象,導致雙方形成非此即彼的對抗。原有的普遍交往規則是建立在資本私有制下的“剝削邏輯”。這種剝削邏輯也是對抗邏輯:只有以自己利益為基礎的獨立性才能夠保證資本帶來剩余價值。而在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新的普遍交往規則中,揚棄了這一形而上學的“零和博弈”思維,在辯證法的思維方式中,把以人類共同價值為基礎的“合作共贏”提升為普遍交往規則,從而推動在多邊主義的世界秩序中建構新的人類普遍交往形態,這為“后資本邏輯時代”開啟人類文明新形態奠定了基礎。原有的資本邏輯主導的普遍交往及其構成的世界歷史,只是人類向著自己命運主宰者回歸進程中的否定性環節。

  結語

  馬克思之前的世界歷史理論的三種范式,是西方資本主義制度下唯心論世界歷史觀的集中表達。它把人從世界歷史理論中驅逐出去,從而維護了資本邏輯占據統治世界地位的意識形態。馬克思對三種范式的革命,旨在把世界歷史的主體地位重新還給人類本身,從而為實現人類自身的自由和解放并構建永久和平的世界秩序揭示了世界歷史規律。馬克思賦予世界歷史以人類自由和解放的終極目的,并把人類向著自己的命運主宰者的回歸作為全部世界歷史的敘事主題,這對當代資本邏輯批判仍然具有重大的指導意義。作為馬克思世界歷史理論的當代創新與發展,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時代判斷下“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構成了21世紀馬克思主義世界歷史觀的敘事主題。這一敘事主題在承認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兩種制度并存的前提下,為尋求人類文明新的形態提供了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

  實際上,無論是契約論范式、目的論范式還是唯物史觀范式,都把永久和平作為世界歷史的目的。人類命運共同體構成了通向永久和平的當代環節。在世界歷史終極目的上,和平就是消除戰爭,是消除階級和階級對立;但在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敘事主題中,和平表現為“求同存異”。人類命運共同體不是訴諸直接消除階級和階級對立,而是承認在現有的民族國家基礎上實現合作共贏;是以更大的歷史視野,把資本邏輯揚棄在合作共贏的命運共同體之中,仿佛人類在面對共同威脅的情況下,馴服了導致一切生存危機的根源——“資本邏輯”這一異己力量,馴服了因為文化價值觀的差異而導致的所謂的“文明的沖突”,從而開創嶄新的文明形態。在這個意義上,“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必將繼續引導著21世紀馬克思世界歷史理論的敘事方向。(注釋略)

 

作者簡介

姓名:吳宏政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賈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21世紀馬克思主義世界歷史觀的敘事主題.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直接看的av网站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