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環球學訊
在符號學視域下探討教育變革
2021年06月09日 11:21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楊雪 字號
2021年06月09日 11:21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楊雪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的蔓延,不僅對人們的生產生活秩序造成巨大影響,也深刻改變著傳統教育模式。為保持社交距離,阻隔病毒傳播,各國紛紛把課堂搬到線上,線上教學App、“云端教學”“云課堂”紛紛涌現。在線上教學熱的背后,不少學者開始思考未來的教育模式,其中的一個核心問題是線上教學是否可以取代傳統教學模式。從符號學的角度來看,教育實踐在真實和虛擬環境中呈現出不同的特點。

  意大利都靈大學哲學系符號學教授馬西莫·里昂(Massimo Leone)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從符號學的角度深入剖析了教室承載的符號學意義。里昂認為,在線上教學中,教室這一空間符號意義的缺失是無法彌補的,盡管線上教學有諸多好處,但隨著疫情好轉,教學還是應當回歸真實課堂。

  符號學研究取得新進展

  人類世界沉浸在一種很少有人感覺到其存在,卻沒有一刻能擺脫的東西里,這種東西叫符號。西方學術著作一般將符號學定義為“研究符號的學說”。符號學的創始人之一查爾斯·皮爾斯(Charles Peirce)是這樣闡述符號的:“一個符號是一個對象,對于某個人來說,它代表另一個對象?!敝袊鴮W者趙毅衡把符號定義為“被認為攜帶意義的感知”,即意義必須用符號才能表達,符號的用途是表達意義。

  自20世紀60年代符號學勃興以來,關于符號學的研究如雨后春筍,除了對其本身的研究,跨學科研究也結出碩果,比如社會符號學、倫理符號學、語言符號學、傳播符號學、文學符號學、電影符號學等。近年來,教育符號學成為一個新興的研究領域。它將符號學和教育哲學結合在一起,越來越受到學界重視。

  人是教育的主體,教育者和學習者在教育工作中占有重要地位。在符號學家看來,離開了符號就沒有教育。德國哲學家恩斯特·卡西爾(Ernst Cassirer)認為,“人是使用符號的動物”,美國修辭學家肯尼斯·伯克(Kenneth Burke)進一步提出,“人的思想實為符號的‘終端屏幕’,世界通過它才‘有了意義’,也就是說,由于使用符號,我們成為我們理解中的世界的一部分”?!皼]有符號系統,世界就沒有意義形態”??梢哉f,沒有符號給予人的世界以意義,我們就無法作為人存在于世,符號是人的本質。

  人是一種創造符號、掌握符號、運用符號的動物。無論是教育所使用的手段,還是教育要達到的目的,都離不開符號。沒有符號,就無法建立教育觀念,無法傳播教育思想,無法實施教育行為,符號是教育的基礎。

  美國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國際語言教育政策教授弗朗索瓦·涂尚(Francois Tochon)在《教育中的符號與標志:教育符號學》一書中提出,符號學對教育的作用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是它能夠使教育者更好地把握和探索教育實踐,從而引導更好、更深入、更有意義的實踐;二是它可以為研究教育這一需要符號和符號形成的領域提供更深入的研究方法。

  關注完整學習環境

  美國德保羅大學教育學院教授露絲·甘農-庫克(Ruth Gannon-Cook)和休斯敦大學清湖分校教育學院副教授凱瑟琳·雷(Kathryn Ley)在合著的新書《用符號學激發學習者》中,詳細討論了教學和學習,包括在線教學和學習中符號學的特征及屬性。通過大量研究,她們發現,可以通過符號、能指和所指的三方作用來解讀教學實踐。符號包括真實或想象的物,能指包括可感知的物、形象、聲音、詞語或氣味,而所指即是受眾經過理解吸收形成的心理概念。

  凱瑟琳·雷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符號學使研究者和教育從業者能夠用眾多的能指,在一個三方作用框架下,重新定義教師和客觀環境對學生學習效果的貢獻。學習者通過符號化或者說學習每一個能指,將記號標志轉換成情感和認知反應,而實際教學中的物理環境和線上教學中的虛擬環境分別強調不同的能指。

  符號學關注的是完整的學習環境,即學習不僅僅是教學和指導的產物。從符號學角度來看,學習者對學習過程的貢獻同樣重要。因此,凱瑟琳·雷建議,教育者應當仔細注意那些吸引學習者的符號和標志。

  理解教室的空間性

  里昂認為,除了教育者和學習者的在位,教學場景即教室是建立教學的交際語境及其表達條件必不可少的符號要素。從本質上講,教學場所的空間性是因為一個或者多個人的凝視而形成的,這種凝視的方向性是構成教學場所的關鍵因素。對于教育者和學習者,這種定向注意力網絡都不可或缺。

  里昂表示,如果這個定向注意力網絡和這種不對稱的注意力可以發生在虛擬空間,那無疑是一種理想主義的狀態。實際上,教師和學生通過跨越教室的門檻,從物理和符號學意義的角度,將教室與外部世界分隔開來,這有利于使他們轉變成教育者和學習者。教室的物質空間性對于從象征意義上維持教師角色至關重要,在這種場景中,教師往往超越一個人的存在,成為連接兩個互不接觸的維度的使者。

  數字化正在深刻改變人類活動通常所需要的時空維度。里昂認為,不管技術如何進步,線上教學的虛擬空間都不能為學習者提供有效的閾值體驗。里昂提出,在師生共同在場的教學場所里,雙方獲得的共時性、定向注意力網絡和共同學習的切身體驗,很難被線上課堂所復制,因此,線上教學不可能取代傳統教學模式。

  里昂表示,隨著疫情好轉,學生們還是應該回歸傳統課堂。但這并不是說線上教學無可取之處,線上教學為職場人士、偏遠地區學生,甚至行動不便的學生提供了很多便利。此外,很多課程可以儲存在云端,隨時回放,有利于學生反復學習。線上教學與傳統教學應相互補充,共同促進教育事業更好發展。

作者簡介

姓名:楊雪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李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直接看的av网站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