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管理學 >> 本網首發
從中美貧困治理看中國共產黨的人民情懷
2021年06月17日 16:40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朱文晶 字號
2021年06月17日 16:40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朱文晶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貧困問題是一個世界性難題,反貧困是人類共同面臨的一項歷史任務。一般認為,只要存在一定程度的自由市場和集中權力,就會出現資源分配的不均衡和財富分配的不對等。一旦這種不均衡和不對等達到一定程度,就會產生貧困問題。貧困問題不是哪一個國家獨有的個案問題,而是全世界各國普遍存在的共性問題,是全球各國共同應對的艱巨挑戰。正因如此,在全世界消除一切形式的貧困成為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17個可持續發展目標中的第一目標。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貧困治理工作,把脫貧攻堅擺在治國理政的突出位置,帶領實施了人類歷史上投入力量最大、實施范圍最廣、惠及人口最多、脫貧成效最顯著的脫貧攻堅戰。2021年2月25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脫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上向全世界莊嚴宣告,中國的脫貧攻堅戰取得了全面勝利,完成了消除絕對貧困的艱巨任務。中國脫貧攻堅戰的勝利是中國乃至人類減貧史上的一座豐碑。

  新冠疫情下全球貧困治理面臨重大挑戰

  根據中國國務院新聞辦發布的《人類減貧的中國實踐》白皮書,按照中國現行的貧困標準計算,我國有7.7億農村貧困人口擺脫貧困;按照世界銀行國際貧困標準,中國減貧人口占同期全球減貧人口70%以上,提前10年實現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減貧目標。當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仍在全球蔓延,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深刻演化,國際政治經濟軍事形勢紛繁復雜,全球貧困治理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部分發展中國家限于疫情防控能力,因疫情致貧情況激增。美國等西方發達國家同樣面臨著失業率增加、貧富兩極分化加劇、種族歧視加重等問題。加之戰爭、自然災害等因素,部分國家地區難民、貧困等人道主義危機日益惡化。

  2020年3月新冠疫情期間,美國國會通過約2.3萬億美元的經濟刺激法案(也稱《關愛法案》),直接向家庭支付現金,并增加失業救濟金,對消減貧困起到了積極作用。此后隨著條款陸續到期,經過美國兩黨幾個月的漫長“拉鋸”,同年12月,美國國會才通過9000億美元的新冠紓困法案。一方面,通過支付現金、增加失業金等方式并不能從根本上幫助美國貧困人口提升就業和生活水平,另一方面持續的財政支出進一步加劇了美國的財政赤字,對財政造成巨大壓力。根據芝加哥大學經濟學家梅耶和圣母大學經濟學家沙利文的研究,受新冠疫情影響,2020年下半年美國新增貧困人口800萬人,貧困率上升了2.4個百分點。其中,黑人貧困人口新增240萬人,貧困率上升了5.4個百分點。相對于中國消除貧困取得的偉大成就和輪廓日益清晰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曾經詮釋美國人生活理想的“美國夢”正在經受新冠疫情、貧富差距、種族歧視等問題的嚴峻沖擊。

  中美貧困治理存在制度背景、對象、策略、成效差異

  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和最大的發達國家,對比分析中美兩國在貧困治理方面的差異,有助于我們更好認識中國共產黨“以人民為中心”的治國理政理念,更好把握中國共產黨“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根本宗旨,更深體會中國共產黨“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的使命情懷。

  一是貧困治理制度背景差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征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最大優勢是中國共產黨領導。而社會主義的本質是解放生產力,發展生產力,消滅剝削,消除兩極分化,最終達到共同富裕。這就說明中國共產黨的奮斗目標是消除兩極分化,最終達到共同富裕。美國是國家壟斷資本主義,根據馬克思的《資本論》,資本主義是一種以生產資料私有制為基礎的社會制度?,F階段,全球范圍內資本主義生產力與生產關系尚未達到完全不可調和的地步。盡管上個世紀以來,資本主義周期性經濟危機頻發,以壟斷資本為代表的資產階級通過社會改良和制度修復得以實現資本主義發展。然而,伴隨美國民粹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日益盛行,美國政治精英們用來分裂無產階級的所謂“政治正確”也逐漸開始遭到民眾質疑。這就昭示了美國的貧困治理一開始就是精英階層為了修復資本主義制度缺陷,避免發生系統性制度危機而設計的一套“政治把戲”。

  二是貧困治理對象差異。美國因移民歷史和精英社會相對固化等原因,社會資源配置不均衡和經濟分配不對等問題突出,使得貧困主要發生在老人、失業者、婦女、兒童、黑人等特定人群。這與我國貧困群體有一定差異。我國貧困人群分布多與經濟發展階段、國民教育水平、城鄉二元結構、地理區域環境等因素有關。因此,我國的貧困治理從一開始就不同于美國出于政治目的而采取的所謂“政治正確”的策略。脫貧攻堅戰中,不論區域、民族、年齡、性別、城鄉,現行標準下的貧困人群均在脫貧攻堅的范圍。這些對象涵蓋了老人、婦女、兒童、失業者以及各類少數民族聚集區。這也決定了我國貧困治理的難度遠遠大于美國。同時,因美國相對貧困標準的收入水平仍然高于我國現行貧困標準,如何扎實做好開發式扶貧,通過政策舉措引導不同類型貧困人群積極參與就業創業、主動改善生活、防止返貧也是一大難題。

  三是貧困治理策略差異。正因為存在制度背景和治理對象等差異,中美兩國在貧困治理的策略選擇上也表現出不同的特征。中國在貧困治理過程中堅持開發式扶貧,動員黨政機關、國有企事業單位,發揮各自優勢,針對不同地區、不同家庭、不同個體的貧困特點,堅持扶持對象精準、項目安排精準、資金使用精準、措施到戶精準、因村派人精準、脫貧成效精準,成功塑造了精準扶貧這一打贏脫貧攻堅戰的制勝法寶,彰顯了中國特色的貧困治理制度創新,具有重要的理論價值和實踐意義。在美國的貧困治理過程中,稅收分配制度、稅收杠桿與經濟分配和貧富調節有直接關系。此外,在美國聯邦政府安全網體系中,除了醫療保險、失業救濟等常規社會保障制度外,專門針對貧困治理制定了十多個反貧困項目。但因項目管理成本較高、申報條件復雜、項目之間協同不足等原因,貧困治理經費使用效率不高、極端貧困人群難以覆蓋等問題依然存在。

  四是貧困治理成效差異。改革開放40多年來,我國堅持開發式扶貧方略,通過把發展作為解決貧困的根本途徑,實現了貧困人口的大幅度下降,貧困發生率由1978年的97.5%下降到2019年底的0.6%,創造了人類減貧史上的中國奇跡。截至2020年末,現行標準下,9899萬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832個貧困縣全部摘帽,12.8萬個貧困村全部出列。占世界人口近五分之一的中國全面消除絕對貧困。社會保障覆蓋是貧困治理的另一個觀測視角。根據國家醫保局數據,截至2020年底,我國全口徑基本醫療保險參保人數達13.61億人,參保覆蓋面穩定在95%以上。近日發布的《人類減貧的中國實踐》白皮書也顯示,中國99.9%以上的貧困人口參加基本醫療保險。醫保覆蓋率提升不僅是實現全民基本醫療保障的基本手段,也是防止因病致貧、返貧的重要手段。美國實行的社會保障和各項反貧困項目雖然使得美國貧困率得以保持在相對平穩的水平,但是受疫情沖擊、種族沖突加劇等因素影響,去年以來貧困率卻有所上升,并且貧富差距也呈現擴大態勢。

  脫貧攻堅彰顯中國共產黨的人民情懷

  治國有常,利民為本。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把人民擺在突出位置,向人民作出了“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們的奮斗目標”的莊嚴承諾,展示了共產黨人的人民立場。邁入新時代,習近平總書記帶領省、市、縣、鄉、村五級書記,廣泛發動一切力量,“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通過脫貧攻堅戰的全面勝利得到了新的詮釋和注解,塑造了偉大的脫貧攻堅精神。在貧困治理過程中,中國共產黨人不斷把為人民造福事業推向前進,展現出了非凡的勇氣、遠見、責任和擔當,充分彰顯了中國共產黨“發展為了人民、發展依靠人民、發展成果由人民共享”的治理理念。

  第一,中國共產黨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根本宗旨彰顯“發展為了人民”。中國共產黨堅持“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的人民立場,印證了中國共產黨為人民服務的根本宗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實現和脫貧攻堅戰的勝利充分體現了共產黨的人民屬性,9100多萬黨員和400多個基層黨組織來自于人民,也扎根于人民。正是因為鮮明的人民立場,中國共產黨各級黨組織和每一位黨員才能壓實脫貧攻堅責任,親自投身到攻堅戰役中。

  第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實現要求“發展依靠人民”。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離不開人民的參與。中國共產黨帶領全國人民努力追求實現偉大復興“中國夢”,每一個人都是追求實現“中國夢”的主體,都在參與中華民族復興的偉大事業。扶貧治理不僅僅是幫助貧困群眾實現“兩不愁三保障”,更是要攜手每一個中國人共同參與到民族復興的過程中。因此,脫貧攻堅精神體現的“發展依靠人民”,既在于依靠人民去打贏這場攻堅戰,更在于與人民一道,共同見證、參與實現民族復興這項偉大事業。

  第三,“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們的奮斗目標”的決心凸顯“發展成果由人民共享”。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提出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發展理念,針對經濟新常態背景作出了“新發展”戰略部署。其中,從覆蓋面的角度,強調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過程中“一個都不能少”的共享理念?!耙粋€也不能少”表明了不論貧困還是疾病,每個地區、每個民族、每一個人都不會被放棄。共享發展成果表明了教育、醫療、住房等條件改善要能夠惠及每一個人,脫貧攻堅的陽光能夠照耀到每一個角落。

  進一步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

  中國共產黨自成立之日起,就堅持把“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作為初心使命。中國共產黨把貧困人口脫貧作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底線任務和標志性任務,生動詮釋了共產黨的人民立場。正如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脫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上指出,“脫貧攻堅偉大斗爭,鍛造形成了‘上下同心、盡銳出戰、精準務實、開拓創新、攻堅克難、不負人民’的脫貧攻堅精神?!?/font>

  通過中美貧困治理的制度背景、對象、策略、成效等差異比較,我們得以更加清晰的理解和感受中國共產黨的人民情懷。美國作為西方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的代表,在經歷了殖民掠奪和原始資本積累后,依托資本、政治、軍事、文化以及制度修復能力,整體國民富裕程度仍然高于發展中國家,新自由主義的實踐仍然具有一定的游刃空間,社會化大生產與生產資料私有制之間的矛盾尚未徹底激化。因此,按照相對貧困的指標,即使其極度貧困人群的數量和生活高于部分發展中國家的貧困人群。但是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疊加世紀大疫情背景下,美國對外實施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對內繼續延續資本主義精英政治,依然暴露出美國自身的諸多問題。

  我國貧困治理過程中展現的脫貧攻堅精神和共產黨的人民情懷,令人動容。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深刻指出:“脫貧攻堅精神,是中國共產黨性質宗旨、中國人民意志品質、中華民族精神的生動寫照,是愛國主義、集體主義、社會主義思想的集中體現,是中國精神、中國價值、中國力量的充分彰顯,賡續傳承了偉大民族精神和時代精神?!彪m然我國脫貧攻堅戰取得了全面勝利,但是相對于美國等西方發達國家,整體經濟規模和人民收入水平依然存在提升空間。我國現行貧困標準依然不高、區域差異尚未消弭等問題依然存在,相對貧困依然面臨挑戰。因此,在陸續解決“扶持誰、誰來扶、怎么扶、如何退”等重要問題后,更應重點聚焦于鞏固脫貧攻堅成果,通過進一步完善教育和就業等開發性政策設計,落實好“如何穩”這一重大課題。

  【作者單位:杭州國際城市學研究中心(浙江省城市治理研究中心)】

作者簡介

姓名:朱文晶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閆琪)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直接看的av网站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