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各地 >> 人文華南 >> 專題報道 >> 全面推進社會保障與社會建設
農村社群與社會保障
2021年06月11日 10:36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高娟 字號
2021年06月11日 10:36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高娟

內容摘要:農村社會保障是維護農村地區和諧穩定的安全閥,也是維護公平正義、實現國民財富合理分配的重要機制。隨著經濟體制轉軌與社會結構轉型同步進行,城鄉二元制度壁壘被打破,農民內部已呈現“非均質”化,現有的以國家為主體的單一社會保障供給制度雖然在農村社會建設和發展尤其是脫貧攻堅中起到重要作用,但還是無法充分滿足農民社會保障的多樣化需求。由此,為促進農村地區社會保障的建設,更好地發揮社會保障的功能性作用,需要充分調動農村內部資源力量?;诖?,本文著重分析農村社會內部各個社會保障供給主體,即家庭、社區、基層黨組織,通過三者的聯動性,發揮農村社群性,從而保障農村地區的和諧與穩定,進一步促進農村社會發展。

關鍵詞:

作者簡介:

  農村社會保障是維護農村地區和諧穩定的安全閥,也是維護公平正義、實現國民財富合理分配的重要機制。隨著經濟體制轉軌與社會結構轉型同步進行,城鄉二元制度壁壘被打破,農民內部已呈現“非均質”化,現有的以國家為主體的單一社會保障供給制度雖然在農村社會建設和發展尤其是脫貧攻堅中起到重要作用,但還是無法充分滿足農民社會保障的多樣化需求。由此,為促進農村地區社會保障的建設,更好地發揮社會保障的功能性作用,需要充分調動農村內部資源力量?;诖?,本文著重分析農村社會內部各個社會保障供給主體,即家庭、社區、基層黨組織,通過三者的聯動性,發揮農村社群性,從而保障農村地區的和諧與穩定,進一步促進農村社會發展。

  家庭:農村社群核心

  傳統的農村社會是以小農經濟為物質基礎,農村居民的社會關系網絡及其內部事件都是圍繞家庭來展開的。由于家庭社交半徑狹小,因此,傳統農村社會被梁漱溟稱為“關系本位”和“倫理本位”的社會,也是費孝通謂之的“無訟”社會。馬克斯·韋伯更是在《儒教與道教》一書中把中國形容為家族結構式國家。家庭是農業生產和生活的基本單位,基于家庭內部的“差序格局”使家庭關系得以產生和延續。由血緣、親緣構成的農村社會關系網絡在農村地區仍處于農村社群的核心部分,在日常生產和生活中互幫互助,實現資源、信息、情感的交流和互動。農村這種“社會圈子”不僅是“己”賴以自我發展的“文化器皿”,也是人們在一定空間范圍內展開具有倫理性和社會交換性互助的場合,家庭成員中父母、兄弟姐妹、子女在物質交換網絡和情感網絡中都處于核心位置。隨著農村家庭結構向“4-2-1”式核心家庭轉變,家庭的社會保障功能在持續弱化,但是中國的“親子”文化和孝文化并沒有消失,家庭互助具有持續性和穩定性,承擔社會保障的一部分功能。而以家庭互助為核心向外擴展形成的是宗族互助圈。費孝通指出,中國的農村社會不論政治、經濟等功能都可以利用宗族來擔負,差序格局的農村社會利用親屬的倫常去組合社群,經營各種事業。烏爾里?!へ惪颂岬?,信任機制發生了很有趣的重要轉變,主動信任變得越來越重要,決定著后傳統社會關系的出現。農村社會以血緣為紐帶的宗族組織取代舊式團結,重構農村社會關系網絡,建立合作、互惠、信任相關機制,促進農村社會的有序發展。因此,家庭以及宗族依舊是社會供給源,發揮著社會保障的功能,彌補了正式社會保障制度“單向性”經濟補貼的不足。

  以社區為農村社群的紐帶

  農村社區不僅是農村居民生產與生活的空間,同時也蘊含著特定的生活方式、文化觀念及其組織制度。作為農村社會區域共同體,滕尼斯提到其成員間存在著默認一致的共同意志,因而大家過著一種親密的共同生活,而且共同體成員之間的聯系是一種充滿脈脈溫情的情感聯系。傳統的農業生產方式以及小農經濟決定著資源的分散性、農村居民居住空間的開放性,加強家庭內部合作互助的同時,也因空間距離的鄰近而形成互助合作。因此,地緣是血緣的投影,地域上的靠近是血緣上的親近反映,區位是社會化了的空間。農民可以從地緣關系中建立親密情感和合作習慣,獲取各種必要的權威性資源和配置性等社會資源,在農村社群中,與親緣共同構成相對封閉的“內合作體系”。城市化的推進、市場經濟的沖擊改變了農村社會的內外部環境,在普遍意義上弱化村社互助功能的同時,也使互助的內容和形式發生了轉變。由于家庭成員數量的減少以及年輕人口流動的加劇,留守在農村社區的弱勢群體更需要建立合作互助機制,地緣性互助使農村留守人員在日常生活中的相互照料、精神慰藉、相互幫扶等方面更具優勢,在一定程度上超出了傳統的家庭互助,加強了互助作用,滿足農村居民日常生活中的不同需求,使村社的互助更具有雙向性、及時性、對稱性和自發性。因此,地緣的互惠性成為農村社會運行的穩定機制,充當著其運行的資本,在社會保障生態系統中提供非制度性支持,成為國家社會保障的重要輔助。

  基層黨組織:農村社群的重要保障

  農村基層黨組織是農村社群發揮功能和作用的重要保障,也是最重要環節,其作為黨與農村居民的重要橋梁和紐帶,在社會保障供給過程中起到重要作用。隨著農村改革的深入推進,黨組織一方面在基層具有越來越強的動員性,能夠有效增強農村社會的資本積累并實現資本的效用性;另一方面,黨組織對農村基層社會發揮著很強的整合功能,準確地把握農民利益需求,更好地將社會保障制度推廣到農村社區內部。其指引有效地增強農村社區的功能和效用,其組織性有助于實現物質性保障和主觀福利性等社會保障各功能,成為鄉村社會秩序的內源性控制之一。事實表明,農村基層黨組織為農村社會保障體系提供制度保障,在利益協調的過程中為農村居民創造了良好的生產生活互助環境。

  在鄉-城流動背景下,農村內部社會結構已發生裂變,家庭、社區的社會保障功能表現雖有所弱化,但事實也表明,這些看似不斷弱化的非正式社會保障供給主體在黨組織的指引下仍在農村社會秩序運行中起到穩定性的保障作用,不可忽視其應與正式社會保障供給主體構建多元供給模式。由此,在社會保障制度有待進一步完善的情況下,黨組織應充分調動和提升家庭、社區的互助性,實現三者聯動,在貫徹和落實各項政策的同時使農村社會保障制度更具系統性,進而更好推進鄉村建設。

 ?。ū疚南岛D鲜≌軐W社會科學規劃青年課題“海南自由貿易港建設形勢下黎族文化適應性研究”(HNSK(QN)20-49)階段性成果)

 ?。ㄗ髡邌挝唬喝齺唽W院法學與社會學學院)

 

作者簡介

姓名:高娟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趙明豪)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直接看的av网站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