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各地 >> 人文華南 >> 專題報道 >> 全面推進社會保障與社會建設
城市社區養老與社會支持
2021年06月11日 10:34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李曼 字號
2021年06月11日 10:34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李曼

內容摘要:中國社會已于2000年步入老齡化,根據國家統計局發布的數據,2019年末中國65歲及以上老年人口達到1.76 億人,占總人口的12.6%。預計到2025年,65歲及以上老年人將超過2.1億。我國目前的養老模式分為家庭養老、社區養老和機構養老三種。家庭養老功能隨著人口結構發生變化及家庭規模逐步縮小而日益弱化?!拔锤幌壤稀钡膰闆Q定了短期內我國養老服務社會化水平偏低,養老費用偏高、缺乏親情及自由,讓許多家庭和老人對養老機構望而卻步。老有所依、老有所養是我國社會發展面臨的巨大挑戰。在人口老齡化形勢日益嚴峻和社區服務水平不斷提高的背景下,城市社區養老已經成為未來城市新型社會化養老趨勢。

關鍵詞:

作者簡介:

  編者按:社會保障與社會建設關乎民生,關乎社會發展,是積極推進社會公平正義落實的有效途徑,也是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必然要求。從多維視角出發探討社會保障與社會建設,為社會和諧穩定提供重要保障,能夠有效改善民生,加快推進社會體制改革,從而推動中國社會全面發展。

 

  中國社會已于2000年步入老齡化,根據國家統計局發布的數據,2019年末中國65歲及以上老年人口達到1.76億人,占總人口的12.6%。預計到2025年,65歲及以上老年人將超過2.1億。我國目前的養老模式分為家庭養老、社區養老和機構養老三種。家庭養老功能隨著人口結構發生變化及家庭規模逐步縮小而日益弱化?!拔锤幌壤稀钡膰闆Q定了短期內我國養老服務社會化水平偏低,養老費用偏高、缺乏親情及自由,讓許多家庭和老人對養老機構望而卻步。老有所依、老有所養是我國社會發展面臨的巨大挑戰。在人口老齡化形勢日益嚴峻和社區服務水平不斷提高的背景下,城市社區養老已經成為未來城市新型社會化養老趨勢。

  社區養老源于20世紀末英國的“社區照料”,即以居家為基礎、以社區為依托、以機構為支撐,在社區建設養老公共設施,為老年人提供生活照料、家政服務、醫療護理、精神慰藉等養老服務模式。這種模式主要采用上門服務,也輔助采取社區托老服務。社區養老既可以不離開家,繼續享受親情和熟悉的社區環境、有較高的自由度和私密性,又能夠享受到相對專業的生活及醫療機構服務,且相對于機構養老,個人承擔的費用較低,絕大多數家庭均可以負擔。

  城市社區養老的社會支持可分為正式支持系統和非正式支持系統。正式支持系統作為一種制度化、持續性高的社會支持方式,表現為個人與社會組織的聯系。具體體現為:政府可通過養老及醫療保險、社會救濟等社會保障制度發揮作用;企業可針對退休老人利用開展文娛活動或發放紀念品等方式發揮慰藉作用;社區可提供老年飯桌、上門送餐、料理家務、“日間照料中心”即托老所等生活服務和社區定點醫療機構的醫療服務。非正式支持系統一般指家庭和社會關系的集合,表現為獨立個體之間的關系,他們在情感慰藉、心理支持等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是有效滿足老年人需求的一種自然機制。相對于物質方面的滿足,非正式支持系統中的精神照顧更能提高老人生活質量,帶給老人幸福感,但其不確定性和非強制性的特征,導致這一點往往被忽視或弱化。

  社群:提升老年社會資本

  社群是指在一定地域內發生各種社會關系和社會活動,有特定的生活方式,并具有成員歸屬感的人群所組成的一個相對獨立的社會實體。社群有穩定的群體結構和較一致的群體意識,成員之間有一致的行為規范和持續的互動關系,可分工協作并具有一致行動的能力?;ヂ摼W為社群帶來了超越地域的聯系與連接,使之成為一種擁有強關系、相同興趣愛好或者價值認同感的人共同組成的群體。

  老年群體特別是空巢老人,缺乏精神慰藉造成孤獨感是導致其心理不健康的重要因素,這也極大影響了老人的生活質量及幸福感。將社群這一概念引入城市社區養老中,可將社群視為非正式支持系統中社會關系(鄰居、朋友)的延展。老人可發揮自己的主體性功能,不斷積累和增強社會資本,積極融入社區,開發自我資源并建立社會關系。社區可通過充分調動老人參與社區事務及文體活動為老人搭建溝通平臺,以構建社會資本網絡。通過共同參與活動增進老人之間的互動、增強彼此間的了解、提升成員之間的信任度,也使得社會網絡更加緊實密切。

  塑造社群互助養老新范式

  社群互助養老一方面解決了“421家庭”中子女負擔過重,無法照顧好老年人或缺乏專業化養老服務的困境,另一方面排除了“空巢家庭”中獨居老年人一旦患病或出現意外,難以得到及時救助的安全隱患。

  結對互助。老人可自愿或匹配結對互助養老。結成對子的老人之間可以互相照應,自發形成“生活共同體”,本著鄰里之間的相互信任,他們共同持有彼此家庭的鑰匙,日常相互幫襯,通過呼叫器等進行家庭聯網,以應對緊急情況。

  組團互助。多個老年人可以形成組團進行互助。每個組團可由高齡體弱老人、低齡健康老人、孤寡老人、空巢老人和困難老人構成?;顒有问娇梢杂忻刻靻柡?、每周探望等。組團設有負責人和聯絡員,可由年紀較輕、身體健康的老年人擔任,也可由志愿者或社區工作人員擔任。每月定期組織一些團內活動以增進彼此間的互動及了解。

  時間銀行式互助。該模式由社區進行管理,時間銀行與老人簽訂服務協議,身體好的低齡老人可在無須照料時將自己的服務時長“儲蓄”入自己的時間賬戶,等高齡或有需要時再“提取”服務。這種模式解決了“高齡老人無人照料,低齡老人希望發揮余熱”這兩種需求。低齡老人可向高齡老人提供生活、家政、精神慰藉等多項服務,所服務時長由社區養老服務機構記錄備案,等年老或生病需要時享受其他低齡老人提供的相同時長服務。

  老人不僅在物質生活層面上要老有所依、老有所養,在精神和心理層面更要老有所樂、老有所為。社群網絡中的老年人通過互助可以豐富其精神生活,獲得心理上的幸福感與滿足感。同時老年人還可以繼續創造社會價值,在這個過程中,既能弱化自身的孤獨感和衰老感,又能永葆熱情之心,真正實現“老有所樂、老有所為”的目標。

 ?。ㄗ髡邌挝唬喝齺唽W院法學與社會學學院、三亞市心理學會)

 

作者簡介

姓名:李曼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趙明豪)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直接看的av网站免费观看